解宁

「君だけに逢うために」


在我亲爱的朋友蛋白提到了真田那首《黒色のオーラ》里的「に」的问题之后,我作出一点小小的增补。

从我浅薄的考虑看来,这个词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因为它不仅点明了真田的行动方向,而且在串联上下文后,还表达了一个完整的逻辑链条。

这句歌词是这样的:

「容赦のない神の領域へと行く、君だけに逢うために」

如果将表示“单方面朝...前往”的「に」放进考量,那么后半句就不能翻译成“想同你相见”,而是“我要过去见你”。

“(我)朝着无情的神域前进
只为了去见你”

但是,为什么真田要去神的领域见幸村?
对真田而言,身处“神的领域”里的幸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在神域里的你,是我的神明。


你想爬去那圣殿里,与伫立期间的神明相见?那神祗怀抱着他生命的火焰,一步两步,朝你的方向走来,然后伸出手。

“弦一郎君没有伙伴吗?”

这首歌的后半段有一句:

「栄光がこぼれ落ちて/光が消え去る間隙に/神に捧げるのだ 全力を」

“在荣光落尽、光芒退去的间隙,拼尽全力,捧奉神明。”


即使没有给出暗示,我们也能很自然地将这里的神代入幸村。可是,当这首歌的上半部分已经给出了无比明确的证据,一字一句不容置疑地告诉你:“真田侍奉的神,就是他想在神域里见到的幸村”。

其间的拳拳心意,就突然就如此昭昭然,如此纯粹恳切,让人一时难以暧昧轻浮相对。

在神域里的你,是我的神明。


我曾跋涉攀援,只为接近你的圣堂一步。你遥遥于彼岸,强壮、盛大、万世无匹。
但当神圣的火炬在殿堂里熄灭,你痛且累得戴不住金色冠冕,白色垂袍上落满污血。

真田的眉头锁得像打死的盘结;他的手猛地撞击上护栏,发出“砰——”的巨大响声;而这声音被他更大的吼声盖过:

“幸村,要赢————”



如若你眼中只有一尊神祗,你应如何自处?

“真田,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记住:到了最后,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


十年以来,真田从来没有唤过幸村的名。
“帕拉斯”这几个简单音节咽在喉咙深处,脱出口的时候已经成了尊敬的“雅典娜”。


神蹲下身来,手指抚过你因攀爬而充血肿胀的膝关节和脚踝。
“我可不能在这里就结束啊。即使是为了你的缘故。”

你爬了多久他就在那里站了多久。一直以来,你以为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




「そういえば、ダリアの花の花言葉しらないけれど」


大丽花的花语是感谢噢。


今天的真田,没有捉到一个头发乱糟糟、一脸没睡醒模样的幸村。他把头发乖乖地梳得齐整,明亮地笑着,不由分说地把一盆大丽花塞进在车站前等他的真田怀里。




评论(2)

热度(43)

  1. 巴郡临江甘兴霸解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