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电影里,我印象最深刻的情节:


【小门开了一条缝,乌姆里奇从里边钻出,傲慢地侮辱了特里劳妮教授一番。她洋洋得意,下巴高抬,似乎已然掌握了整个学校的权柄。


但就在下一个瞬间,几十米高的宏伟大门整个地缓缓洞开,巨大琉璃灯燃着幽幽火光。

在着这恢弘圣殿的正中间,站着邓布利多。】


... ...

“为了我们,送她下地狱去吧!皮皮鬼。”










报君黄金台上意。


本不想发老图。然唯有这一张。




#乒乓球##2017日本公开赛#


今天去看了日乒决赛,说说乒乓球。



到多年后的今天我觉得,龙队、继科儿和大蟒,喜欢他们的时候感觉补足了好多我从未能体验过的、失去的时光。

可爱的淘气又认真有劲儿的小男孩子,中国小少年啊。像是你中学年代应该一起插科打诨、打球上学的同学同桌,青春里抖落着明明亮亮的笑脸,牛里牛气的倔强和一点美得要展开的张扬。
真喜欢啊,谢谢这种感觉。 ​



小时候在体校练球,看教练扔来垫桌脚的业内杂志,当年杂志里的郭跃还是“小将郭跃”,她年纪还特别小,还走的是“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多不容易吗”路线.....
那时不懂事儿,觉得打球苦。每天脱掉外裤做热身运动的时候就开始觉得生不如死。然而多年后回想,竟然觉得当时拉弧圈撞掉指甲都是小小的乐事。




颁奖仪式前,全场播放了Viva La Vida。

那一瞬间我觉得,没有任何歌曲,能比这一首更适合于此刻。

Be my mirror my sword my shield, my missionary in the foreign field.


竞技运动在任何时候都能打动我。
纯粹的力量,规则;日复一日的打磨;到最后什么都不剩,什么都没有;你能感受到的全部,只有下一个必须回击的球,以及你自身。

以所有欢呼,生命万岁。

"Oh who will ever wanna be king."





p.s.

看球真累,比连看两场大悲中间回办公室做个task换个裙子还累。我们早晨七点精神抖擞出门,晚上七点累成烂泥回家。

中国姑娘们打call真是有组织有纪律,xx加油加油xx这种句式整齐划一嘹亮大气。和日本朋友七零八落的「水谷選手頑張れ」比起来,被粉丝挂上五星红旗的东京体育馆似乎根本就是我们的主场... ​​​


马龙颁奖式后准备退场时中国粉丝:


“马龙!老厉害了!马龙!老厉害了!马龙!老厉害了!”

现在最气的是7月份GC的公开赛并无法赶回去。想要立刻开始组织朋友们自学中文打call,训练一支当地亲友团,然后把GC Stadium也变成国乒队的主场,让各位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 ​​​




立海大青年自印宣传


这是我渴求了十年的印刷品。

如果只有一部网路上的文字可以被我选择、落在纸张上然后锁进我的宝库。

那将会是《立海大青年》。

所有漂亮的好日子:贫穷,混沌,轻薄,却又满心愉悦,不知为何欢天喜地、气血方刚。
在所有你不知道的时候,你已经不可回头。



世界第一草泥马殿下:

[cp]卖自印安利

《立海大青年》 by 萧寒露


说是网王同人,但其实当初原创来看也毫无违和感,讲述了2004年左右的一届天津大学学生的校园生活。故事从大一入学开始,到大四曲终人散。上个大学的人看这篇都会很有感触。又因为是网王同人,所有有了大量的立体饱满的人物,他们有个网王里的性格,但每个人又能从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这也不是一篇轻松的校园文,残酷的现实会后面显现出来。这是一篇很老的同人,看过的大多现在都和主角在同一年龄,甚至更大一些。加入自印群吧,纪念曾经的青春


自印群号:364443795[/cp]


目前正在一校中,画手封设暂时未定,欢迎自我推荐或者介绍




“But O for the touch of a vanish'd hand
And the sound of a voice that is still!

......But the tender grace of a day that is dead
Will never come back to me.”


——Alfred Tennyson.





【你要拥有一千五百三十五次日落

一千五百三十五幕晚霞里都沉着你想念的人

你要看风扬起他的短发,落成赤金颜色又温柔

你在时间里奔跑 道路上没有写着答案

他睁开双眼】




在几次无谓尝试之后,我终于痛定思痛,总结出无意义的date简直是浪费生命这个道理。于是半途开溜回家,看了2016武道馆合战。

立海第一首就是柳的Not End Yet。歌词依旧十分爆炸,官方专治各种不服。
「理性の奥、心の奥がいつか少し愉しんでいる。」
我在心里就问柳学长你这是暗暗高兴个什么劲儿?明明表面上冷漠得像是对方欠了你八百万。
而且在这一张有人只自我感伤有人被逼做牛郎的立海全员专辑里,柳还是只唱乾。也是很服气。

16年武道馆里,竹本老师开口就是:「久方ぶりだな、貞治。」有弹幕问为什么要喊乾的名字?我还笑这首歌本来就这样,结果突然一惊:

等等,这首不是乾柳合唱,柳本来不应该有这句“阔别已久啊,贞治”...

...行了,这首的主题也从无根据猜测成为事实性犯罪了。竹本老师,竹本老师太好了。这安排对于我来说真的有点超过了。


看完16年武道馆后顺便复习了13年武道馆。在西服大合唱的时候,竹本老师先唱了柳的「Answer」。几分钟后,津田老师就唱了乾的「道」。

“传达得到吧?这个思念。无法回答你的这件事,是否着实愚蠢?希望你能告诉我。”

“我为了谁前行,为了谁哭泣,为了谁微笑?
对于在前方等待的人,我全然一无所知。”

也是太超过了。



听完“道”之后,看了很多朋友在2005年给津田老师那张E=mc2专辑的评论。这位朋友写的『手の中に世界を包む道二つ交差する唄』的评论让我突然崩溃,几欲哀嚎。内心波澜,大不能平:

「乾は当然ずっと一緒にテニスをやっていくものだと思っていて、柳はここで道は分かれると思っている」という感じがして、とても切なくなりました(解釈が間違っていたらすみません)。
中でも、柳パートで「それぞれの道」とあるところに感動致しました! 「別々」ではなく、「それぞれ」なんですね。」


你们本来就不是分开的。你们的“各自”都在一起。你们之间不谈什么分离。


我的柳是全世界最温柔的小男孩子。我的柳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小男孩子。





这张E=mc2的专辑,蛋白和我都不约而同地赶在了乾柳二位的生日前上网订购了。


我对乾贞治这个人重视到什么地步呢?就是我在开封的时候除了那一根拆封塑料绳之外,封皮其他部分都保存完好;看完歌词本后,花了十分钟把专辑重新塞回它的塑料薄膜封皮里,边角都平整好,然后层层包裹放在收藏中央。
为什么这叫重视?因为一般情况下,我买回来的光碟,我连拆都懒得拆。 ​​​



这张碟,好。好。好。

因为蛋白一而再再而三的预警,我拿到了之后捧了很久不敢拆。单是包装纸上的那句「そしてオレは過去を凌駕する」就已经够可怕了。

拆开之后第一时间看歌词本。風の行方的歌词设计之炸裂,幸好已经得到了蛋白的反复亲情预警,让我没有猝不及防。


乾的「風の行方」,这个似乎不懂得表达的理科怪人,在唱着关于他与柳的一切时,配乐竟里隐隐伴上了三味线的和弦,清浅拨弹。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为了柳而特别做的安排。



但是,我想作为一首献给柳的曲子,本就和风古典、擅听雅乐的柳,一定会很喜欢。





而且,这个封底。这个封底。


图片选的是乾捧着绝密的数据别册,上边写的是,“柳”。


我是没想到。我无话可说。我手都抖了。

可是他的存在全都是为了你。可是他的存在全都是为了你。可是他的存在全都是为了你啊。


看着05年的歌词本里乾和柳的插图,就觉得POT画风浮动这个问题真的很是奇妙。儿时看网球王子,总觉得上一秒大家都特别清秀特别少年,下一秒就从十四岁变成了四十。这个问题在柳和真田的身上非常明显,很多柳在2005年之前的官方周边立像都让我觉得“啊我的心尖尖这是经历了什么”的感觉。

比较起来,倒是新网球王子的画风相对稳定。关键是把柳的每一帧画得十分仔细十分好看,这在连幸村和不二都经常画崩的新版漫画里很是难得。谢谢作者谢谢团队是的我就是这么高兴。



说到官方撑腰,真的十分硬气。比如英式庭球决战。作为一部时间就是金钱的剧场版,每个角色都惜字如金,你大人气偶像不二周助目前都只说了一句两个字的台词。

就乾柳,就这俩,不仅有宣告台词有解说台词居然还花了三秒吐了个槽。我简直怀疑我cp的几位姑娘是不是众筹给许斐塞钱加戏份了。

后来再想想NPOT,作者自己本来就吃这个cp。很好,官方撑腰,十分硬气。脊梁骨都更直了三分。




我个人最欣赏的柳的角色歌,其实是被无数人吐槽过的Master Plan。


“I play to win; I don't give it. ”

这个人所有的年轻时刻,全都是他允许你觉察出来的聪颖、清定、高傲。他做他应做之事。

一直以来都很好奇为什么乾柳两位朋友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当帝王师,难道自己含辛茹苦一手带大将来的领导人有什么特别的快感?
直到实际体验了一把之后才发现,二位没有错,当帝王师太爽了,你们做得非常对。

对于柳而言,如果有某个他认为值得以自己的牺牲来容却的目标,他会去排除万难达成。比如为了切原的潜力放弃名额,比如为了让乾适应单打连搬家都一声不吭。他是立海里最可能在需要的时候放下笔记本去扇真田或者幸村巴掌的人。从这个角度而言,他和真田的友谊很容易理解:他俩是一类人。

柳这样的小孩子,在搬家之前无论多伤心,都会反复告诉自己:“这样也好。”

只是明镜止水,总也算错执着。 ​



说到搬家,我查完地图之后想了一下。

柳搬家,是搬到神奈川县的藤泽市(神奈川县属东京近郊)。距离东京都心六十公里左右,东海道本线热手方向直达,耗时约摸一小时四十分钟。也就是赤也宝宝睡个觉的功夫(ova里赤也曾经睡觉一路从立海睡到青学,也是厉害了)。

住得并不远的乾柳俩人,到底是膈应着啥才搞出了“互不相见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这种狗血到不可名状的剧情啊!四年不见啊!坐个JR去三鹰玩玩看看美术馆不好吗柳学长!



柳就是不去。

柳,一个在立海的大环境里显得盐男俊朗、帅气敛正得让我都不由地作为普通女性感到心跳血压高的堂堂男士,为什么站在乾旁边时,就突然显得柔软、情绪化又有所依?

哎呀我学长真是。这真是。哎呀。 ​



说到“我学长”这个称呼;我觉得蛋白和我为乾柳二位操心的程度,许斐刚一定望尘莫及。

自从回了乾柳坑,蛋白和我两个人就守着岛国小两端,肉也不吃了,觉也不睡了,鹰獾两院各自的活儿也不干了,大悲也不听了,乒乓球也不看了,Hus传道也越磕越慢了。我俩一天能“你学长”“我学长”你来我往三百回,还不把人搞混,也全然不觉得称呼俩九年级小男孩儿为学长有任何问题。

唉。初恋的滋味,就像这杯苦咖啡。虽然可以加点糖,依然磕到让人废。 ​


不过事实证明,各护一边各自诘辩才能对撞出火花;我们连二位的床型都考虑好了,就问刚刚定制了凤宍对戒的官方什么时候出这两位的对戒?
六月的诞生石是月光石和珍珠,是质感很适合两位的宝石。



蛋白和我在复习期间,经常有一些小发现。

比如:

“为了看沙滩泳装大姐姐,曾经和乾约定将来要一起去夏威夷住。”

乾收集的立海的比赛,片头是沙滩泳装大姐姐。
乾桌面上摆的他们俩儿时照片,相框是夏威夷的碧海蓝天。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你们根本不需要什么泳装大姐姐。



比如:

我给蛋白念漫画台词。刚好翻到乾对柳说这次试合结束后,我们要认真比一场,这是约定哦!
柳慢慢地说,“抱歉,这个约束...”

蛋白:最左下角这个分镜,柳是哭了吧。

我:...

(蜷缩在地毯上)

我:“老解坍缩成一团。” ​



比如:

我刚刚才发现公式书上写,乾在八年级去私立高等中学升学说明会的时候,参加的是立海大附中的说明会......

那一刻,我一切儿时的美好脑洞都有了归宿。哑口无言,安详躺平。

我小时候总觉得乾会升立海大,而柳会选择转回青学。两个总觉得自己算数很正确的笨蛋。

幸村:把“你跟我一起来这所学校吧”这句话说出口是有多难噢?学学我。 ​​​



又比如:

在NPOT里,柳被亚玖斗打到昏厥,球拍掉到了地上。乾跑过去把柳接到怀里,扶去休息之后,没拿球拍直接回到场上。
亚玖斗问你要替他打吗?乾说嗯,然后 把 柳 的 球 拍 捡 起 来 用 了。

他 把 柳 的 球 拍 拿 起 来 用 了。

我俩费了老劲儿截了一张,乾拿着嵌着柳名字的球拍打亚玖斗的画面。

蛋白表示,乾大概就是这个状态:

“本来我只是来看我莲二打比赛的,可是你居然打我莲二。这不打你是不行了。”

...社会你乾哥。



再比如:

“然后,真田的将棋老师是柳。”
“乾擅长的事物:黑白棋、将棋、西洋棋、围棋等。”

乾欣赏的类型是“宁静的人”。真田给柳的书法评帖是“明镜止水”。

柳喜欢的类型是计算能力强的女性;官方吐槽:“这不就是青学的乾的女性化吗。”


且,可观察出,乾对于棋类是真的感兴趣故每种都擅长;而柳的爱好本身偏向古典文学方面。柳在将棋、围棋方面的造诣,很可能是师从本就喜爱棋类的乾。


“你擅长的数据网球我也要跟着你学会。”“你喜欢下棋我就陪你一起玩一玩好啦”


你是我最好的学生。我也是你最好的学生。
别人都以为我们是这两样事物上的老师。并不是这样的。只有你知道,我第一次向你学习时笨拙的模样。


Goodbye my almost lover. 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


我cp。我cp。




我依旧认为,对于柳而言——全国大赛场上他对乾表现出的出奇冷漠;在全美选拔时期就透露出的淡淡疏离,全部都是他给自己洗脑的成果。


立海三强的友谊是很有趣的。我反复思量多年,认为他们是这么个相处模式:除了部活相关事宜,平日里幸村会避开真田单独和柳说悄悄话;柳和真田两人在没有幸村的情况下独自交流;至于真田和幸村之间的对谈,柳更不会去插手:他压根儿就不想听到。


【如果可能的话,柳根本不想过问真田和幸村之间的破事儿。真田也没有追问柳的过去的打算。两个人换好浴衣跪坐在庭廊上就开始学习。

“弦一郎,你再走一步就要输了。”柳用双指夹着一枚木质棋子,点点棋盘。

“莲二,你上次交给我的书法作业,稳是稳,笔锋太轻,心下踌躇。”真田落子。

这俩人加起来得有一百六十岁吧。真田佐助路过的时候翻了个白眼。】


这种AB BC CA的单向交流,构成了一个如此坚固的中央集权核心,不得不感慨一下三角形的稳定性。


我想,柳是真的珍视幸村和真田以及立海的整个友谊;他的苦难根本不来源于荣誉的重压,而是关东大赛后对自身的深深自责。“放开打”已然是对等待在病房里的幸村的背叛;在输了这一场后,任何公开与乾回忆过去展现亲密的做法,对他而言都仿佛失信于立海的伙伴们。

真田不必给他施压,别人也不会用言语刺激他;光是他自己给自己的心理障碍,就足以让他在“学校”这件事还如此重要的全国大赛期间,在自己和乾贞治之间划上淡漠又坚硬的隔阂。

在记忆之针里,他还能清清淡淡地唱,“It has become a cherished memory...那一天的回忆,直到多年后的今日,依然存在在这里。” 


这一句里,他吐息的恬淡清远,仿佛他已经放开了很久,回首去看,记忆只不过如同夏季雨后洼的浅浅水塘;紫阳花上的露水滴进去,就溅开一两滴涟漪。


就好像正传Q版里,已成家的乾,在下班回家的电车上,和柳重逢。

“啊,莲二。这不是莲二吗?”
“...啊,贞治...”

如果真的是在社会中的话,能有这样的结局我想也是很好了。

相忘江湖,再见也欢喜,一夜聊尽从来苦辛,他仍懂你。




这样,别时轻快,仍然爱他,仍然好平淡过活。





但是,但是。


他明明放不开那个Answer;那个他的故人在他们共同走过的小径上,驻足于风中寻找的答案。

“无法告诉你的这件事,真的很傻吧?希望你能告诉我。”



为了找柳那首歌词极度超过的tomorrow~退屈すぎる明日へ~找到了一个日本姑娘剪辑的视频,在视频里被迫复习了一遍关东大赛的场景。说实话乾柳这场我不知道有没有看过八百来遍。


「何にも変わらないよ 僕はあの时
青い孤独抱き缔めて 明けてく空を见つめた
秘密を打ち明けたね 悩んでたこと

その答えがどうであれ 昨日に戻れないから
醒めたスタイルで腕を振りそっぽ向き 
君を遠くざけてきた

知らない谁かに 心许せることはないと思ってたんだ
弱音吐いたり愚痴を言ったり 人には誰か必要

僕には君と分かるから 戸惑ってる 自分を见失うって 
信じられない こんな事は初めてて プライド守りきれない

何か言いたげな唇を噛み缔めて 
いつかクールになった
裏腹なハート 温かいふれあいを君に求めていたよ

笑い合えたり傷を付けたり 
傍に谁かがいるから 退屈すぎる明日へ歩いてゆける

シーソーゲームで二人の想いを秤にかけよう
人影疎らな公园へ行こう 手を繋いで
弱音吐いたり愚痴を言ったり 人には谁か必要
笑い合えたり伤を付けたり 傍に谁かがいるから
退屈すぎる明日へ歩いて行ける」

「什么都没有改变哟 彼时的我
拥抱著青色的孤独 凝视著逐渐泛白的天空
将秘密倾诉 一直烦恼著的事情
不管那个答案会是怎样 也回不去昨日了
清醒地挥著手别过脸 慢慢的疏远你

对著陌生之人 我想是无法交心的
只要是人的话 牢骚也好、抱怨也好都是必要的
对我而言  正因为那个人就是你  竟然让我慌乱至此
迷失自我 真让人不敢置信
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 无法守住自尊心

咬著欲言又止的唇 不知何时已冷静了下来
自相矛盾的心 向你寻求温暖的碰触交流

无论是欢笑还是受伤 都因为身旁还有人陪伴
所以才能够迈步走向那索然无味的明天

将两人的回忆,放上跷跷板上秤量
牵起手 到人影稀少的公园去吧
只要是人的话 牢骚也好、抱怨也好都是必要的

无论是欢笑还是受伤 都因为身旁还有人陪伴
所以才能够迈步走向那索然无味的明天」


我就是,读完歌词之后,每一寸都在心疼柳。

那个答案他还在风中寻找,你的答案你还想让他告诉你;为什么说回不去的就不再重要?不是因为太了解而慌乱、不是还渴求他温暖的触碰吗?

你们说终有一日必定相见,所以连再见都还未说出口。这都成了珍贵的回忆。It has became a cherished memory. 这一些,这一切,全收在你怀里。


在互不相见的日夜里,我反复思考自己会如何与你相遇重逢。我在未知之中走向你,你在未知之中走向我,然后看到对方。我们停下脚步,表情仍旧从容。我们用没有目光的彼此凝视,敲响遥远时空里的沉钟。

我默然不语,你凝然不动,身侧的风带起我的衣角和你的发梢。就是这样的重逢。 ​



之前说柳和真田的相似点在于,他们会为了值得的目标而选择自我牺牲;而柳和幸村的相似点,大概就是这两个人都会半夜仍不成眠,便从床上坐起,走到窗前凝视夜幕,直至天色泛白。静默如同沉思,如同某种祈祷。

对于幸村是,「消え残る星たちに 祈り続け 夜が明けて。」

对于柳,则是「何にも変わらないよ、僕はあの時、
蒼い孤獨だきしめて明けてく空を見つめた。」


我的莲二。我十二年前走来的、小小的柳莲二。



但是,但是。



“但是,在任何时候,他都会给你一个拥抱的呀。”




说起来十分奇妙。你青春学园正选九人,河村、海堂、桃城、大石(攀月截击)、乾(飞瀑泻地)五个人的方向,都是力量型的物理攻击。反观我立海就很神仙,比如风系的空蝉,比如走钢丝,比如恶魔化,比如cosplay,比如黑色气场,比如灭五感。用物理攻击硬杠魔法攻击还赢了,青学也不容易。




关东大赛时,海堂对乾说:


“你这三年以来的努力不都是为了今天吗?”




全国大赛时,海堂对乾吼:


“你三年以来收集的数据,都是为了站在这里吧?”



小薰真的是全青学,最懂乾贞治的人。



因为只有海堂知道,就如同自己需要战胜桃城:



对于乾而言,在战场上与柳面对面这件事,是多么重要。足以让这位看似无所激求的前辈,三年以来,拼尽全身气力。






在他咳出鲜血、倒在球场另一侧轰然一响时,你只轻轻说了一句,真能干啊,贞治。


然而;在你失去意识即将倒下的瞬间:

你坠落的风声被生生切断,有的只是你落在一个坚实怀抱里的闷响。



「どの先に待つ人が、誰かも知らなで。」




十二年过去,天才崛起,群英荟萃,放眼全球,个个牛逼。以前总说是三巨头,但是现在世界杯,幸村选上了,真田选上了,就柳没选上。

原因,大概是真田在关东大赛就给柳立下的flag:“莲二,你掺杂了太多私情!”

以前,柳看见乾贞治状态不好,让他弃权。
现在,柳看见乾贞治状态不好,自己弃权。

柳解决问题的方法特别直线,就是弃权。



但是那又算什么?



终于有一次,学校再也不是问题的聚焦点,终于有一次,那尖锐荣光披落不到你二人肩头,终于有一次你们要走的方向是相同的。在同一支队伍里,在同一处风吹过的地方。


十二年前的风从海上吹来,吹过绿川,吹过树篱、紫阳花和夕暮里的火烧云。






如果他知道你知道的存在。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像是一个黄昏,冷泉桥将清川和青天悄悄分别;再由暮霞染紫。水底沉默的红嫩根茎,有鱼游过来轻轻啄食,仿佛轻吻。


“旅途尽头,只见番茄,端坐盘中。”



这一次,就这一次;你终于可以牵起一个人的手,去人迹罕至的公园里,把回忆放在跷跷板上称量了。是不是呢?







【乾知道,自己对于数据的喜爱是因为太过享受那种沉默中掌握一切的感觉。国一时菊丸曾经说“绝对没有乾预料不到的事情”,却不知道他一直不会也不敢去算一种可能性,因为那种想法会让他眼角发酸。


某一天旧友们的家庭聚会时菊丸向柳提起这句话,柳轻轻笑着为乾斟上一杯新茶。


“我可能会爱你。”


其实一直都是。 ​​​】



【他下班前的一场大雪把所有事物都封上了厚雪。他在熟悉的清苦又甜美的暖香里想起二十年前的冬天。他们走在这一条路上,白雪如霜。在转角买上一捧烤栗子,两个人一边剥一边聊一边吃。


那是我最好的日子。他想,但现在也不错。


栗子要凉了。他将脸埋入围巾匆匆前进,向不远处他为他亮起的那盏灯走去。 ​】



【柳莲二是文学爱好者。他读过很多悲剧:背叛,淡漠,深爱中的分离,抑或死亡。但是他会站在客观角度分析,而非被其感染。


“因为我经历过也明白。”他想。“而且现在的我没有时间去感受悲哀。”

柳合上手中的小开本,伸手关掉夜灯。他在黑暗中侧过身,吻了吻那摘掉了眼镜的男人在熟睡中舒展开的眉心。 ​】



【其实没有人能够完整地留存回忆,无论我们多么认真地起誓要永远铭记。但也有那么一些碎片,也许它发生时不热烈不深刻,但却顽固地沉淀在了心里。

所以,乾在夜深时会想起二年级的柳穿着染了一圈蓝边的白袜子,柳会想起乾写字时手背上青色的静脉。

他们想到这些的时候笑得很轻,抬起手揉揉发涩的眼睛。】






真希望大家都能看到你们的不屈和美。

我爱你们很多年,也许就是爱那一句:


“那个小时候的你,仍然住在你心里吧?

成长好像俄罗斯套娃,人越长越大,但小时候的自己依旧藏在里面,偶然探头。”





我。实打实的。您二位的。亲。妈。








解宁

东京六月,紫阳花繁。












【2017帝国劇場レ・ミゼラブル30週年公演·6月3日午後5時から】


Content:

1)上原理生

2)ER

3)其他印象

4)街垒日



———




帝剧的第一排真的太让人满足了...

激动到中场休息结束前都下意识和蛋白说英文表达对观察cast面部细节神情的激动。

特别鸣谢被我捏了一晚上的蛋白,我们俩看大悲都不是太淡定...




————




1)上原理生


上原理生的好在:他拥有所有年华、所有舞台经验去丰满和锻炼每一个细节和唱段。他唱得近乎没有缺憾,却每一场都如同他的第一次登台,每一场都如同十七岁的少年,满怀陌生激情地掀起他从前世洞察而来的革命的红浪。

他在DYHTPS时站在台阶上,身体向下倾过去,像是要商量他的所有计划,也像是要拥抱他的所有战友。他在ODM开头时明明只是原地踏步,面容坚毅,直视前方,却给人一种“他正在前进”的观感。他将宣布了拉马克死讯的小G从桌子上抱下的动作,与他接住中弹身亡的小G的动作同样凝重端庄。他有一种端方的雄浑,却也美如雕塑。

是的。就是如此。如果说相叶裕树是一个青年时代的安灼拉,拥有少年的稚拙姿态和因这年少而给人的薄薄的美感;上原的安灼拉,就是那似乎前世已经参加过革命、洞察了这一大事体的全部细节的那青年。他是美,可也能发出狮吼。






2)ER



2.1 从这一刻起他似乎相信革命


上原和他的R真的配合得非常好。R甚至在与上原的配合里、能够表现出他对革命态度的转变。

此前R一直表现出对革命不热心的态度。当然他也接过了E递给他的枪,也在建街垒的时候放了狠话,但是他在ALFoR的时候,看着Ep的尸体,长久地望着E无言,似乎在问这样的牺牲真的值得吗。在RWM的时候,他一转身正对上E,也只是对视,摊手,走开。

但是,在小G跑去捡子弹、E首先回过神来第一个冲上街垒,R愣了一下放下手中酒瓶才冲向街垒,他却只去抓住了上原E的右脚脚踝。
他维持着握着E脚踝的姿势,直到小G中弹、倒在E怀里。E小心地抱着他,珍重地,像书里的E抱着马白夫公公的尸体,像领袖抱着所有死于革命的烈士兄弟。
R向他伸出手,明确地让E将小G交给自己。E跪在比R高的台阶上,将小G无比郑重地交到R怀里。

R抱着小G,踉踉跄跄地跌到舞台边缘。上一次坐在orchestra中部没看清,以为R在这里只是沉默地嗫嚅了。可这一次第一排靠中央的位置让我太清楚地看到听到,R的双唇颤抖,吐出来两个字。


「なぜ...」

“为什么...”


我当时听到这个词后简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突然受不住,狠狠地在蛋白的手背上写下了这个词。也是靠着在蛋白手背上写字的触觉回忆,我才在回去的电车上和她回忆起了R说的这句台词。

为什么。


为什么这孩子要死?为什么死的是这孩子?
为什么死的是孩子?为什么死的会是孩子?

大概从这一刻起,格朗泰尔“酒醒如同帷幕撕开”。
这一刻他仿佛相信了革命。




2.2 “在深渊里,除了交谈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在Final Battle的时候,ER按理说应该直接拥抱。相叶的E这么做了,我原以为上原的E也会这么做。可是他没有。
安灼拉面对着格朗泰尔。他存在于此,仅仅因为他的存在。
安灼拉很缓慢地,将自己的左手手掌,拢上了格朗泰尔的左侧脖颈皮肤。

那不是一个可以用任何革命来解释的拥抱。那是战士就要牺牲了,且他明知前方就是牺牲:而他要走,临走前最后去摸摸想触碰的那人的皮肤。温温的,带点儿凉。腻着汗,粗糙又柔软,是人的气息。



2.3 谢幕

谢幕的时候非常可爱。上原整个儿兜起了小G,然后让小G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第二次谢幕开场前还在幕布后边飞快地让小G和珂赛特换了个位置,让小珂赛特站在自己旁边不让小G总跟自己粘在一起。
最后ER是非常标准的宽街澳卡式揽着对方的肩头谢的幕。上一次我看到这样的退场,还是宽街孔雀ChrisE和JoeR;而我最熟悉的这一幅场景,发生在芝加哥的宽街伉俪身上。
他们搂着对方,在强光里笑着仰头挥手。仿佛接受新生活的祝福,又像是在说,我们可以好好地一起离开了。






4)其他印象


4.1 “How clean the taste!"

和吉原光夫老师的冉阿让不同,福井晶一老师的冉阿让,没有在Prologue说罢“How clean the taste"之后,把从乐池里掬起喝下的水喷掉。



4.2 没有拯救

我最开始说芳汀在工厂被工头欺负时,有一个正义女孩去赶走了工头。其实我完全理解错了:这个女孩应该是工头的姘头。她在工头调戏芳汀时走过去拍工头的肩,工头吓了一跳放开芳汀,和女孩拉扯着走到了工厂的长桌子之后。女孩似乎在跟他争执,然后她走到桌边拍了拍两个女工的肩,三个人走过去抢了芳汀的信件,大声读出来。

没有善意。

同样的女孩也swing了MoH里扇了第一个客人一巴掌的姑娘,以及Turning里在大家唱完歌之后忍不住哭出来的某ABC的亲属。



4.3 “吵死了!”

MotH,和西方卡不同:老板不是被老板娘几棍子敲着楼梯地板给折腾醒的,而是在老板娘训斥珂赛特的声音里自己醒来还冲着老板娘凶了一句「うるさいよ!」不知道为什么给我一种为了照顾日式大男子主义而改动的感觉。

Master of the House里的老板在听到芳汀死讯时没有画十字,反倒是安灼拉在看到Ep尸体时默默画了一个十字。



4.4 R的客串

R客串的MoH里的盲人,真·盲。他客串的Wedding的报客侍者也是非常好。



4.5 另一位老板

由于群演安排的关系,开头时把阿让赶出自己酒店、在Musian里倚靠在堆放枪支的右下角的中年ABC志愿者(?),以及在街垒里拿着短枪帮忙的中年志愿者,都是同一位扎着新井沙威式小辫子的灰发叔叔。
把这三个角色串联成一个人的话,思考起来简直无法呼吸。



4.6 眼镜ABC

有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非常飞儿的ABC。在RNB里他坐在板鸭大悲的公白飞的位置(Musian右上角大桌子的后边);Building the Barricade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一把地质铁锤,对着被他们逮捕的密探沙威露出了犹豫的神情。开始我们以为他是公白飞或者若利或者热安,可是所有独唱唱段他都没参与之后我们只好认为他只是一个不知名的ABC。但他仍然一直在护着街垒里的妇女们,帮助包扎,唯一拿过的武器是一把长棍而不是火枪。
他没有出来跑包括Wedding在内的ABC常见龙套。我只能认为他是专门为我们的惊鸿一瞥而出现的ABC。




4.7 燃烧吧芥川慈郎君!

内藤大希的马吕斯,这位曾经是网舞冰帝的芥川慈郎,在杂志访谈时也提到饰演过不二周助的相叶裕树是自己由网舞结缘的前辈。这位马吕斯,我中场的时候跟蛋白说:
“感觉就是慈郎终于在冰帝睡饱了,现在没命儿地撒欢,这鸡血得不得了了。”
蛋白:“对,他看珂赛特那如饥似渴的眼神,多像芥川慈郎第一次见到丸井文太的样子啊。”




4.8 我的柳的古费的安灼拉成为了沙威

今晚的沙威是岸𧙗二老师。他同时也是日本动画“悲惨世界少女珂赛特”中安灼拉的配音。在这部动画里,我心尖尖上的、柳莲二的声优竹本英史老师配了古费拉克的音。一想到我眼前的沙威是我的柳的古费的安灼拉,还跟某一位芥川慈郎以及某一位不二周助同属于一套卡司,我就兴奋得不能自己就差窜天猴了。虽然这个关系在旁人看来是很曲折且无关了。

岸老师的小星星特别好。




4.9 入夜的星星和深夜的星星

沙威在刚刚入夜的时候唱起Stars。最开始只有左侧幕布上的星星黯然地亮起,桥上的路灯却烛火旺盛、熊熊燃烧。随着他对星辰的歌声,整个天幕上的群星渐渐明亮起来,最终璀璨无匹。
沙威在长夜将尽的时刻自裁。天幕最高处悬挂着折散冷光的星子,下边是浓重的黑暗。沙威仰头去看星:那星辰又亮又远,再也没有当初的微小亲切。




4.10 拉紧风衣

冉阿让在和马吕斯解释自己的身世、黯然离开女儿的时候,仿佛很冷似的拢起了自己的长外套,在走向门口的时候慢慢地弯下了腰,仿佛在那几十步里苍老了几十岁。



4.11 由珂赛特想到的

德纳第双花有趣。按照刻板印象,珂赛特应是那个一成不变的甜美百灵鸟,而Ep则气质多变。我发现其实不然。口塞才是那个不同卡司不同味儿的,比如澳卡宽街,一个赛一个地齁;日卡生田绘梨花却是豆沙感的淡甜,TAC更是被我听出一股铁骨铮铮的味道。反倒是Ep,那股子铁,倔,灵的劲头,算是万变不离其宗。 ​​​






5)街垒日


日版Epilogue, 芳汀唱的不是“I will lead you to salvation", 而是我将带你去“自由の場所”。
她所说的那自由之地,有向他伸出手的芳汀和爱潘妮,有小孩子们,有白衣女士搂着孩子们唱摇篮曲;有看不见明天的青年们,眼神明亮,挥舞红旗。

那自由之地是死者的所在;那里所有的死人都爱生,爱人。



我平生第一次,在Castle on The Cloud的时候哭得最厉害。
老板后来唱,“we treated her like one of our own." 可是我突然想到:作为德纳第家的one of their own,德纳第夫妇又是如何对待伽弗洛什的呢?

珂赛特是不幸儿当中的幸运儿。但那些年轻人!那些年轻人的身后,明天,所有的妇女儿童都仍然苦难。明天也没有拯救。

Tomorrow is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back to where you began.


今天是街垒日。我去年在写宽街repo的时候就表示,我绝不愿意消费这样一个日子。这绝对不能被网路轻浮地消费掉。我所有的眼泪都轻浮,我所有的评价都轻浮。而他们,而革命与历史本身:从来都不轻浮。他们从来沉默。从来坚定。从来目光里只有向前,前方有光有美。由于那是生命,他们因此不畏死亡。

我能做到的最佳悼怀,就是持续爱我所爱,持续好好生活。



你相信明天吗?







解宁

6/6/2017








テニスの王子様 Dream Live 2017 — A Raw Repo


「横浜アリーナ Yokohama Arena 5月28日午场 」




【前提敬告】


一,个人观后即时随感。极度私人,极度个人意志。不接受任何主观方向的反驳评论。

二,DL正在上演中,DVD及蓝光均可预约,请各位有兴趣的朋友预约购买。不希望看到的朋友请直接略过。为防不慎,已添空格。




【内容】


1, 剧情

2, The Cast

3, 其他


4,许斐刚













































1, 剧情

DL开场照例是每个学校一首歌,这次的顺序我没记错的话是六角,山吹(亚久津除外,他后边有单曲),冰帝,青学。冰帝上来之前画风一转,把之前活活泼泼的六角山吹的明快舞台冷了下来,放了个雪花冰晶小短片,总之看起来十分Frozen十分Let It Go,大概是想展现迹部冰之王国的意思。然后就是冰帝的曲子,挺不错,没听清,周围一片「跡部様」「宍戸様」「鳳様」此起彼伏此起彼伏。姑娘们注意嗓子啊……我只记得这支曲子的结尾和初立海的常胜立海大结尾应该是一样的。


最开头的一首歌是六角的天根(超长木质球拍爱讲冷笑话那个)和黑羽(天根的捧哏)上台,哎呀就是非常基蛮刻意的,亲也差不多亲上啦之类的动作蛮多。后来他们六角有一个惯例的沙滩排球小剧场嘛,一群人在海滩上做章鱼饭。部长葵喝下乾汁(没说明是什么,根据漫画就说乾汁吧)倒下了,然后说要人工呼吸啊怎么办谁来人工呼吸,下边迷妹当然说我我我,最后他们决定是佐伯()佐伯就开始在嘴里衣服上喷香水准备英雄救美吻醒葵。结果迷之六角伴爷布偶说放开那孩子让我来,然后这个布偶就被举到葵嘴边把葵吻醒了。葵很兴奋地说刚刚那是我的初吻?谁给的?并四处张望。黑羽:是伴爷…

接着就是小葵找女朋友之歌。青学后勤三人组上台,堀尾打扮成女性去追小葵,看着还是蛮怕人的…我突然想到对于六角的小葵这样的小男生而言,去全国大赛也可以是去拉皮条的,直得分外可爱。然后又想想这些个一二年级们也都满直的,青学冰帝立海的三年级们毕业之后,也是要考虑小朋友们的对象问题了...最后想到小葵他也蛮可怜,还得去全国大赛找对象;别的参赛选手基本都是自带对象的...

然后是四所学校的力量型选手:桃城、河村、桦地等,唱的power。挺可爱。

凤宍也是很厉害了。冰帝在正式开场后,集体出场的时候有一段白话吐槽。开始的时候冰帝正选怂恿忍足唱眼镜歌,说你的眼镜组合很受欢迎。然后就出现了“宍户live”的梗,仿佛凤跟别人不在一个世界里…凤扶着宍户的背部指着观众席说宍户前辈你看这边有蓝色帽子那边也有蓝色帽子,今天难道是宍户Live吗??然后宍户说不今天是长太郎live...我旁边和后边都坐着冰帝迷妹,身后的两位都挂了凤宍的娃娃,听到这一段时两位叫得我快失聪









副部长组合。大石、山吹的东方雅美和六角的佐伯上台说副部长们没有存在感,然后问谁是冰帝的副部长啊怎么没见过冰帝的副部长。然后泷就拿着他们的训练文件夹走上来说我是冰帝副部长(所以迹部去哪都带忍足是因为忍足跟他的私人关系哎?)然后就拉了一个可奇怪的佐伯/泷的cp。这俩勾肩搭背要下台喝茶,大石说等等我我也去,东方在台上很孤独…大石就又跑上台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然后东方哭着跑走,大石懵逼发现周围已经没人了。

山吹,没什么剧情,亚久津的粉巨多巨狂热,他和迹部都是属于只要上台就光听着观众尖叫的角色了...然后网舞DL拉的cp是亚久津/檀太一,什么太一谢谢你啊,你今天就是为了太一来的吧,摸头啊之类的挺多的。亚千的朋友也别伤心,千石很强势每次都走在最前面,部长都没他耀眼,一副老子走路带风老子走路带风的可爱。

让我想忘掉又还是需要记录下来的是,因为是关东大赛对战立海之前的剧情,因此理所当然有安排乾海的部分。开场不久的各校留白时间,乾说对战冰帝的胜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九点几,大石就提议为了增进团结,大家互相以名相称。乾就转过身对双打搭档海堂说叫我名字吧,小薰。海堂后退了一步有点方,乾就又喊了一遍小薰。海堂低着头一副防备的样子说了一句貞治先輩。我正要怒爆炸,居然听到旁边冰帝妹子嘀咕了一句那莲二怎么办呢,结果我只顾点头。下一秒,桃城就在舞台中央大大方方喊了一句薰ちゃん。幸好安排了这一出桃海,不然我这个没原则的cp洁癖至死星人真的过不去。


据说在27号的午场和晚场,这一部分都是冢不二和桃海的剧情。大致是桃城问海堂你记不记得部长的名字(我看的是桃城问越前你记不记得全部队友的名字)然后海堂说当然记得是国光啊。手冢批评了两人后不二让手冢好好地称呼两人的名字,手冢就说武、薰;然后问不二:这样可以了吗,周助?


所以我真是非常神奇地赶上了可能是唯一一场乾海然后被生生膈应到现在 :)  




冰帝。在冰帝迷妹至少占全场五成的情况下,官方当然对冰帝的利用很充分。冰帝在开场曲后的第一首是忍足和向日煽动气氛的“胜者是冰帝,输家是青学”。反正我是跟着喊得蛮欢…
唱完这首之后就是宍户和泷比赛然后监督取消宍户正选资格的剧情,宍户想找迹部发现人不在,此时工作人员推上来了一个磨砂玻璃盒子传来了水声。宍户说迹部这家伙这个时候不会是在洗澡吧,结果迹部真的在磨砂玻璃后边洗澡。还打光。就是上半身赤裸着裹在橙黄和雾气里看得清肌肉轮廓,而且摄像机当然是给了特写屏幕上迹部的赤膊清晰可见,不说了,我周围坐的都是冰帝姑娘,我再一次失聪。
然后迹部穿了件很华丽但是幸好不是紫红色的浴袍出来了,全员继续尖叫。他走到舞台左侧的升降机里,扣好安全栏然后缓缓上升,一边在左侧临空转了一圈一边还有泡泡飘出,我在一首歌的时间后仍然能抓到那些泡泡...然后迹部降落下来,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换上王子的上衣,冰帝全员也换上了半身的骑士披风,总之非常贵族非常拉风地开了个场。除了冰帝之外唯一一个穿了王子衣衫的就是刚开场时的越前,而且后摆十分地像裙子…


接下来冰帝继续,大概就是冰帝全员主迹部的“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吧”唱完之后,手冢穿着青学白衬衫上来遥望迹部准备下台的身影。迹部当然也停在台上跟他对望嗯到这里都没什么意外,然后手冢就开始独唱,独唱完了之后不二也穿着青学白衬衫从左侧出场说手冢我们一起唱歌吧,手冢当然说好。唉就是大家熟悉的双部和冢不二必须达到的equilibrium生怕一碗水端不平不用多解释了。
然后冢不二就转身把自己扣进了舞台两侧的高升降台(臂长十五米左右垂直高度目测也有六七米)。然后就是一左一右缓缓升起空中对唱,下面姑娘们就安静地甩着青学蓝的荧光棒。唱完之后不二在空中问手冢你不怕吗手冢说不啊,然后手冢问不二你其实是害怕的吧不二就说有点然后他俩就请工作人员把他们放下来了鞠躬下台。这个下台由于太正常了,全体观众目送他俩尴尬鼓掌。

在冢不二坐升降车对唱之后。播放了冰帝榊监督的奇妙小短片。监督说我们也派人坐那个升降车吧,迹部说要么就凤和宍户?凤宍上台之后,跑到中央舞台延伸尽头处,那里有一个重要角色(越前、迹部、亚久津、葵)出场时常用的众星捧月式矮升降台。凤站上去说我也想看看我能不能做到,升降机没动静,他失望道果然不是迹部就不行啊。宍户就在舞台尽头的右侧蹲下来,说长太郎,你来。然后他就背起了长太郎。他就背起了长太郎。全场那个尖叫我不想回忆,就是我快聋了吧。凤在他背上说啊可以看到更高的风景了呢。下来之后宍户本来要往回走,长太郎在他后边叫了一句宍户さん!然后也慢慢蹲了下来,示意自己要背宍户。全场继续尖叫,Arena的屋顶堪忧。

后来乾和海堂这两个等着凤宍打双打比赛的看不下去了,上台站在凤宍身前。海堂说真好啊,乾就说了一句类似要不要找下边的观众上来背你,然后问左侧台下的姑娘们你们谁愿意上来背他?(这段我后边姑娘还是在看着凤宍尖叫并不能听清) 然后两对双打就开始唱歌跳舞,然后菊丸和不二也上来唱歌跳舞。正当我好奇这搭配的时候,曲风一变大石就上台了,菊丸马上从不二身边跳开跑去跟大石额头碰额头,不二一脸:这就抛弃我了??的表情。



双部和冢不二的强制平衡,到下半场又发生了一次,就是冰帝全员唱完谢幕感谢曲Season(全员冰帝正款校服,可好听)之后,迹部下台前手冢又站在舞台另一端和迹部遥遥对望,这次迹部下去之后不二马上出现在了迹部退场的小门上方(阶梯式舞台的第二阶)。这首歌是手冢治胳膊歌,青学全员常服上台,对即将远赴德国治胳膊的唱了一堆什么必要赶紧康复,这里有我们呢之类的。

这个全员常服,真是,无法作出反应。比较好看的是河村的肩部以上纯黑+下半身白色,很符合乾的气质的黑色衬衫配巨大方块的白色口袋(看起来很乾我很满意)。其他人真是.....不二一出场我就....就是一个浅色印花灰粉针织大围巾+过臀白色垂坠感衬衫+粉色裤子。而且这届不二的假发看起来特别丰厚,整个感觉本来就一言难尽,换上常服我真是不知如何反应。怎么说呢就是相当女性化真的相当女性化,无法凸显任何不二的气质,远看不二真的十分的中年妇女。
后来大家都是常服上来,第一次谢幕大合唱,我才发现真的不是不二的常服一言难尽,是网舞全员的常服设计还延续着十年前网王刚出来时的水准。印象里比较正常的还是凤宝宝,越前除了疑似粉色的小短裤外其他还挺越前的,其他人就是十分神奇一言难尽,迹部似乎是个白闪闪长风衣加上花衬衫。


立海宣传片,我也是没想到会看到立海宣传片,而且还是许斐刚就在我不远处站起来跟大家打招呼的几秒钟之后。两枚核弹接踵而至,那一分钟里我大概很不适合量血压…
宣传片里没有立海cast的名字,是用罗马字打了正选的名字。按照惯例大家也是出来一个名字就大喊一个名字,倒数第三的柳的名字出现时,我周围他校的姑娘疯狂吼着「蓮二——」就我一个人喊的是「やなぎ」。感觉我更像一个假粉…
立海全员好看得要命。放完短片之后青学就开始唱给立海的邀战歌。我在放立海短片的时候叫到虚脱,靠在座位上看完的战歌,特别热血,这才青学。
果然,别的学校顶多是走心,立海是真的要我的命了。就是这样没原则。

谢幕是全员常服,返场是全员制服。看到他们穿着各校校服,跳跃跑动的样子,真想对着他们唱Dear Prince。


Dear prince, 会いに行くよ
Dear prince, 理由はいらない
Dear prince, 頑張ってる
Dear prince,ところが大好きさ

君が勝てるまで、見ててあげるから。






2,The Cast


【青学】

乾特别好,乾特别好,乾特别好。

从我的位置看乾能看得非常清楚,我从未了解过饰演乾的加藤将,但是我真的非常喜爱他的乾贞治。
他的身型和情态跟乾非常契合,作为使用的对比坐标是青三中山麻生的我来说,这个乾,也 仍 是 太 好 了。在青学的开场曲就没有和大家一起高举球拍,而是抱着球拍推了推眼镜。开场后越前的第一支曲子,是挑战青学所有前辈。手冢站在最高的位置,不二在右下,乾在左下,其他人都站在和越前平行的地面上。就感觉三座大山,乾特别帅(对不起角色粉滤镜大概有一百米)。

之后的歌也动静合宜,冷的时候天塌下来也跟他没关,跑跳起来的时候却无比地少年。是那个乾,生动,鲜活,真切又生活。穿着乾的白T恤蚂蚱绿长裤往那一站都特别乾,打着球移动身体笑起来的时候像是那个晒足了太阳的可以暂时把眼镜向上一推的乾。反正就是他上场了我就没法把眼睛移开。

关于这我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代(据说是青九)的乾贞治之好,之生动,之鲜活,之熨贴神韵,简直可以再开一篇观后感专门写他。要知道我纵向比对的坐标是青三的中山麻生,是在我心目中已无可取代的、乾某方面的现实具象。

他这还没遇上柳呢。要是他搁我跟前唱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我估计能原地暴毙。 ​​​太好了他太好了。说不出来。大概已经是粉了。


这个人的乾柳我必须要看到。这个人的乾柳我必须要看到。看不到他推推眼镜崩住表情唱那句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我的天哪。


定本枫马的不二。我个人感觉很微妙了。这次道具给他准备的假发非常厚,神情还是比较往不二方向靠的,不过不太淡然,比较硬。他和手冢对唱的曲尾收音没处理好,歌唱底子可能很一般。想想多年前也是不会唱歌如今却能完成度较高地唱下安灼拉的相叶弘树,也说不好…

宇野结也的手冢。在独唱部长回忆歌、屏幕上播放了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青学部长的mv的时候,看到南圭介我突然特别伤感,就觉得唱着歌的他也不错。其他部分表现中规中矩。
永田圣一郎的菊丸,活泼,还是符合菊丸轻轻快快的活泼质感的。发型还是没被打理好的感觉...
松村优的大石。比较柔,存在感比较低。就是十分柔软。有时候有点过于柔软,比如在手冢遵循倡议改口叫他秀一郎的时候。
阿久津仁爱的越前。挺不错的,中规中矩的小王子做派的小王子。开幕谢幕非常可爱了。他是我认为恰当的选角。
铃木雅也的河村。跑动起来我觉得青学最顺眼的之一?很好的。
吉村骏作的桃城。蛮可爱,也有气势,小动作挺符合人设。比如在大石菊的双打歌里,他和越前作为配舞在最右上角,唱完了桃城就追着越前下台;还有那声薰ちゃん,很贴合。下台和观众互动也很可爱。
青学的海堂牧岛辉也十分好。唱歌的音色音准都不错。是青学唱得比较好的之一。


【冰帝】

迹部的演员三浦宏规,没有什么问题,看出来他是认真揣摩角色、努力撑起气势的。他的姿态和手掌遮住脸瞪大眼睛的样子还是十分可爱。但是他给我的感觉是,太过年少。不是迹部景吾的年少,是越前龙马的年少。我总觉得这位迹部的演员应该是越前,而整个卡司里目前我以为比较适合出任迹部的,是佐伯虎次郎的演员二叶要。
小早川俊辅的宍戸、渡边碧斗的凤长太郎。这对cp不需要本人之间有什么cp感,被设计的剧情已经最大程度放大他们的关系了。这位宍戸比较老成,凤的少年大狗狗感也不够清澈,但是还是相当顺利贴合,台上的姿态也很利落而美。反正我嗓子也是喊哑了。
井阪郁已的忍足侑士。相当好!长得很忍足,舞动姿态也是忍足方向的优雅闷骚。网舞在关东大赛冰帝及之前主推的是忍岳,北乃颯希的向日岳人还是在平均线水准的。不过这位忍足相当合适走忍迹路线。
山崎晶吾的泷荻之介。大概是冰帝颜值最高的角色了,人气也很高,意外地有很多戏份。他拉着小手风情走上来的时候侧脸线条是非常流丽了。
田村升吾的慈郎和八卷贵纪的桦地。都还是平均线上。
内海启贵的日吉,有三次对迹部说以下克上三次被迹部“你说什么我听不见”的剧情。还不错。



【六角/山吹】

矢代卓也的葵,很可爱,健气小少年。
六角饰演树彦希的高木真之介、饰演木更津亮的佐藤佑吾和佐伯虎次郎的二叶要都非常非常好看。
千石清纯的森田桐矢,中规中矩。檀太一的佐野真白,长相十分不适合太一,演起来倒是挺可爱。还是略微妙。



看到这一套非常努力而可爱的少年们,就在大喊着应援的同时,想到最初看网舞、看DL的时候。


那时候有成田优的手冢国光,相叶弘树的不二周助,加藤和树的迹部景吾,斋藤工的忍足侑士。四座大山,于我绝响。


还有名字已然十分遥远的本乡奏多的越前龙马,天天被吐槽南瓜部长的南圭介,被王子八神莲压迫的米叔兼崎健太郎。中和内雅贵和马场彻再也回不来的柳生仁。因太过惨痛而不能够有第二次的伊达晃二和健太的凤宍,大河元气的赤也小宝贝,还有在千秋乐突然抱住中山麻生哭得一塌糊涂的、我永远的小野健斗。


我很想念你们。我很感谢你们。


我网舞看得非常之少,但是被我看过的那一点点,我都收在心里、记得很长。
每一个方面,完满的不完满的、生动的、鲜活的。我的小男孩子们。

好久不见。






3, 其他

因为这次没有立海,本来想在DL2017帮冰帝打个call,结果发现你大冰帝根本不需要人帮着打call。他们自家迷妹可算是蓝旗招展人山人海了。妈妈带着七岁女儿来的,二十七岁女儿带着妈妈来的...感觉太棒了。


忍迹和凤宍两边可厉害,那团子娃娃,都是论扎的。姑娘们可以随时坐下就摆个摊儿。
吃章鱼烧时旁边还有欧美冰帝迷妹,也是一身冰帝色,冰帝大毛巾冰帝护腕冰帝鞋子,相比起来我穿个冰帝灰蓝条纹的私服,这种程度的应援真的太不走心了…

青学迷妹也可凶残,她们最好认,感觉没有人是没挂着那个青学大毛巾子的...青学也有几位迷弟?六角迷妹的装束挺可爱,有姑娘穿了白底刺绣红花的衣服特别合适;山吹的迷妹从进场开始就在盥洗室门口蹲蘑菇,但是她们似乎很擅于自制周边啊……比如一队人穿绿衬衫上边每个人印一个字,四个人拼一个亚久津仁之类的........这个蛮有启发的(?

只看到一位穿着立海校服的姑娘,背满了一个包的幸村,如同来砸场子的......啊校友啊校友,你可曾看到了我。


最有趣的还是所有学校的迷妹一起排队等洗手间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各种对话太有趣了。

我斜上方坐着许斐刚老师,斜下方是一对叔叔阿姨,我全程观察两位叔叔阿姨。叔叔带了口罩挥着冰帝青的荧光棒很认真,阿姨也很认真地挥荧光棒。不知道有没有可能他们是某位小演员的父母,总之这画面让我觉得温暖异常。我坐的区域全是冰帝迷妹,身后角落只有一位青学姑娘。我旁边的姑娘一边拨弄她的迹部娃娃,一边笑着说了一句:“呀,青学人啊——”

什么修罗场。


但是氛围真的很好。氛围真的太棒。疯狂又理智,热烈无比又天真温柔。我周围的迷妹们在第一首歌就起身,全力喊着他们心爱角色的名字,真情实感地呼唤,根据出场学校改换荧光棒的颜色,随着旋律打着拍子。我身边的姑娘披着迹部袍子抱着迹部人偶,我身后的姑娘看到凤和宍戸就激动得拧紧双手。
离开会场之前我在一楼看到有许多行李箱被寄放着,开始还觉得有些奇怪,后来猛然想到:这次是DL不比巡演,除了横滨之外其他地方没有演出。除了东京、横滨和神奈川的姑娘外,其他人都要赶飞机新干线,千里迢迢,隔山跨河,来看她们所爱的角色一眼。
谢幕时,头顶的礼炮打出五彩反光的彩条;离开会场时,许多姑娘昂贵的包包上,都挂着这些不值一文的塑料。像是热情的残骸还被保留在上面,她们要挽住一点这幼稚的美丽的时间,将它带入现实世界。

如果你有一个很私人性质的小梦境——在那里,你爱的和你的爱,都自由又闪闪辉光。
你去做一下这个梦。醒过来的身体里也还残着愉快。


「君に届ける勇気は、まだ一つしかないけれど。
君のから届くHappy Dream、
星の数だから。」






4, 许斐刚


这一场,许斐刚来了。坐在离我十米开外看完了两小时全场。我出来的时候刚好还跟在他后边,一起走了百来米。

中午十二点开演,许斐老师大概是11:56分入场的。他坐得离我不远,全场往我上方看的时候我也跟着扭头过去就听到大家开始喊“先生、先生”,我第一秒还没反应过来。


在演出接近尾声、准备介绍接下来的立海公演之前,主持人才说其实今天有一位更特别的客人(之前已经出场过的正式特邀guest是13年前包括亚久津在内的四位山吹正选),我猜许斐这次来也属于一时兴起事先没有风声没有通知,然后主持人请许斐站起来,全场对他喊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不过除了这几分钟,其他粉似乎都没有在意许斐的存在,照样给台上的演员应援。

比起部分演出内容,我还是比较在意许斐老师,所以不时回头看一眼。许斐开始没拿荧光棒没起立也没出声,他坐的那个角落简直是热情人海里的一股清流…谢幕的时候许斐老师点着青学蓝的荧光棒,跟着观众打节奏,不时跟旁边的女性助理侧头交谈。


出门的时候我走得急,他居然也没有趁结束之前先走,而是跟一般观众一样出门,所以我就跟在他后边走到楼梯口,中途出来的人渐渐多起来,开始还没人发现他是许斐??

说起来许斐身材真是保持得很好,紧身裤大长腿,依旧日式神奇的长发。他算是全场最有爱豆气质的爱豆....


后来就路上迎面走来的大群迷妹都认出他来了,许斐就有点走不动了,沿路跟大家击掌,风度还是高而有礼的。比较有趣的是他跟着三位工作人员走下楼梯口之后,有几位没赶上跟他拍手的姑娘,趴在天井边上往下对他的脑袋喊谢谢看起来特可爱。

主持人说,大家跟许斐老师说声谢谢吧。

我本来想,我想说的可不仅仅是这么简单,还有其他很多啊。可是后来回家路上想,其实也只有这句谢谢。


他这回悄悄地来,谁也没打扰,他就静静看着舞台上他构造的世界,看他的孩子闪耀无匹,看我们真实地热爱。


商业也好,利益也罢,使用角色、浮夸剧情,从成年人的角度能分析出的不是,能有千千万。

但是我还是想到,十年前能触动我的、那些画面,就是将好多特别鲜活的男孩子,送到五点半的通学路上。和着夕暮的薰风,他们吵吵嚷嚷,推着单车背着球包,朝我走来。

这是当年的许斐刚送给我的,这是当的他所能描绘的。这是当年的他,怀着多亲切真实的怀恋,踏实又充满情感地构建出的平凡世界。我因这真实而深爱,直至今天也不会背过身去。也直到今天,如此近距离地跟许斐刚一起共度了一场Dream Live,我才意识到:我始终相信他。


他很爱他的网球王子们。就像一个…小小的妈妈。




回家路上听着津田健次郎老师的“道”。路边紫阳花和狗尾草繁茂,竹稍沙沙作响,知了也准备鸣叫。


是一个日本夏日的午后三点半,在补习的中学快放课了。未补习的学校,仍然有人在运动场上参加部活。他们跑呀,跳呀,仿佛永远十五岁。的确也永远十五岁。

这是我从来有之的一部分。这是我夏日傍晚暑气未消的薰风。永恒地、活泼地、轻轻向我的心上吹来。



「今までの勇気を たくさん拾い集めて、
桜咲くこの街で 大きく笑おう。」


Thank you.







解宁

28.5.2017







仍然在粘补的玻璃心


他们会很好。如同我们这些人。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谢谢姑娘的交流!



Lackland:

看完解宁大大 @解宁 的《他一生之中唯有两次失手》紧接着就听Xandria的Eversleeping,听到几乎要热泪盈眶了。这时候耳机里突然传出颇受上世纪人喜爱的音调,《我爱你胜过你爱我》。感觉网易云音乐也在无形之中给我捅了一刀。
或许我说,我在微笑啊,我一直在微笑啊!动人的Eversleeping也不曾感动到我啊,但是仔细想想自己也挺可悲的。脑这对cp,就好像每天做着一道道冗繁晦涩的阅读理解题,把一句晚安联想成人的麻木,把一句我迷恋他想成阿不思对自己深深的痛恨。在自己给他们想了无数好的结局之后,他们告诉我:你可是大错特错了。我们没有言归于好,我们都死了,我们没有在死后重新相遇,我们也没有肩并肩像年轻时幻想的那样共同走下去。
那一刻仿佛所有的努力都白费,所有的幻想都给击碎,捡起被摔打过好多次的玻璃心,沾沾补补之后又重新给安回去,说:由着你们吧,都由着你们。


就是一个日常负能x


厚颜无耻地艾特了大大。

POT+NPOT剧集一览



中国以外也可以观看,非常谢谢up主 🙏




杀网售后中心:

为了方便回坑粉和老粉补番,整理了一个杀网剧集列表,收集包括正剧剧场版Q版图片剧各种番外和音声特典的观看地址,有疏漏的地方请GNS指正~(鞠躬)超链接已施工完毕,直接戳名字就可以了~


【正剧】


POT178集+全国大赛OVA26集 


NPOT13集+第一季OVA7集+第二季OVA10集




【其他OVA】 


青学的七大不可思议事件 


风云少年迹部


立海烈传 


诞生!部长:白石藏之介


九州二翼


慈郎的觉醒


浪速王子(前篇)


浪速王子(后篇)


恐怖的强化训练




【图片剧】 


手冢×迹部÷小春


不二兄弟の放课后 


initial A


Kai☆Para


海岸的受欢迎观察 


不懂你的心情 


哪边的眼镜秀 


海原祭 


漂流瓶的王子 



【剧场版】 


迹部的礼物


二人的武士


英国式庭球城决战 



【特别篇】 


青学演唱会    


起床篇(1-8)


起床篇(乾)


新年特别篇



【Q版】 


忍足侑士的一天   


忍足谦也的一天  


某日的真田  


乾的观察日记   


青学vs立海:不为人知的另一场比赛   


丸井的觉醒


投稿魂


飞吧青学




【音声特典】   


POT


Vol.1 观月&裕太


Vol.2 真田&柳


Vol.3 宍户&凤


Vol.4 迹部&忍足   


Vol.5 千石&坛


Vol.6 丸井&切原    


Vol.7 白石&谦也&金太郎   


Vol.8 手冢&不二    


Vol.9 柳生&仁王&幸村    


Vol.10 四天宝寺&不动峰


Vol.11 忍足兄弟 


NPOT


真田&小春&裕次


不二&幸村


迹部&千石&观月


菊丸&向日


木石&白石&手冢


日吉&切原




【其他】


仁王和柳生的密语






#Les Miserables# #帝剧大悲#

想了想还是放出这篇昨晚看完后马上写出的repo。原因是我希望能拥有在网路上靠近我实际观看日期的repo。免扰起见,已设置空格,不想看到相关内容的朋友麻烦直接略过,谢谢各位理解。


此篇repo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激情产物,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大致分为两个板块:1, 大悲正剧相关。简单回顾我印象较深的日卡大悲歌曲、情节等设定。 2,吹相叶裕树,纯个人感慨。






































































Part 1:大悲主体




1.1 Act 1 (Prologue-One Day More)



Prologue

在Prologue里相叶应该是第一个苦役犯(the sun is strong),大R应该是最后一个犯人(how long oh god before you let me die)R发型让我想起上原导致我一度认错。

阿让喝了一大口水之后还呸地吐掉了那口水,仿佛是要喷掉嘴里残留的监狱的肮脏气味,声音非常大。



At the End of the Day

芳汀第一次在工厂被工头猥亵的时候,有个特别正义的棕色披肩发女孩儿来赶走了工头护着芳汀。



IDAD

芳汀唱那个夏天那人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银项链举起来望了好一会儿,这个动作我似乎在别卡没见过,和后来芳汀最先贱卖掉项链相呼应。芳汀先后卖掉了自己的爱情(项链),美丽(头发),健康(牙齿),最后仍然是there are storms we cannot weather. 芳汀第一次卖淫对象就是工头,经先看过这篇的占指正,和宽街的设定是一致的。大概是因为我太过注意Joe饰演的嫖客,忘了先嫖芳汀的是他丈夫Jason了…



Who Am I

在鲨威和让试探虚实(也就是鲨威帮让体贴地穿外套)部分,让的歌词直接改成了“我不是你所谓的JVJ”,大概是为了让剧情更清晰的原因...不过感觉这么直白否认的让有一点莫名ooc。



Fantine’s Death

芳汀之死。算是一个我比较哑然的改动。芳汀嘱咐JVJ的时候先是揪住他领子(让他照顾好珂赛特),然后是伸手把让从脸到胳膊胡乱摸了个遍。
在芳汀要求take my hand之后,JVJ握住芳汀的手,芳汀却直接就揽住了让的脖子,跟他来了个紧紧的拥抱,最后在JVJ怀里断了气。我:???
难道这就是大家将要看到的传说中的夫妻档剧情??(JVJ饰演者之一吉原光夫老师和芳汀饰演者之一和音美樱老师已于今年三月成婚)



Confrontation

之前Fantine和JVJ这么一抱,就显得随后的Confrontation很有一种鲨威来捉奸的既视感了...说起来这个阿让,下手是一点不假,Confrontation到反攻阶段的时候真心实意地仿佛在鲨威脖子上用铁锁缠紧了一圈然后猛一抽,鲨威跪地咳得非常真情实感。



Castle on the Cloud

幼年珂赛特身量真的非常小显得更加可怜了,她换气的时候能听见很清晰的深吸气的声音。可爱的小小姑娘。

不太满意的一个改动是,在德纳第夫人出场之后小Ep也马上出场了,站在旁边似乎是等着看小珂赛特挨骂,然后在妈妈的召唤下得意洋洋地站上桌子,从桌子上下来之后还伸手指着小珂赛特,叉着腰骄傲地笑看小珂赛特被欺负。感觉和之后的人物形象有些冲突,和原著里能分析出的那个小Ep也不要符合。大概是为了让小珂赛特卖惨更彻底而作出的设定。



MOTH

特别好,旅馆的小细节增加了一些,比如详细刻画了德纳第偷盲人的包的全过程。以及,日本德那第夫人拿着一根肯定比西方卡要有弹性的小面包,没有在“No much there”的时候折断,而是弯了它一下。日本版的德纳第香肠,用的不是猫肝而是猫脚,感觉更恶心了。



Look Down Paris

这是我看到相叶大E的第一秒,马上把手绢整个捂到嘴上阻止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在Look down Paris里刚出场的小E和小马调侃抢小马的书,小马笑着说你抢书干嘛上边的字儿你也不识得,小E当时的表情就非常可爱。
本场大家唱得都很到位,唯一一点破音的就是小G唱my name is Gavroche的时候撕开了一点。



Stars

鲨威的小星星和自裁都唱的很好。他举起警棍举得很晚,大概是在最后的那个star的单词尾音四拍之后才慢慢举起警棍。有点担心会不会拖太长不够气但是完全没有。以及岸老师的靴子绝对大了不止一码,看上去有种洞洞凉拖鞋的感觉。



Café Musian/RNB

R很矮,比相叶矮半个多头。还有点微胖,但是竟然很符合那种雨果口中小个子R的灵巧和照顾人。他和E没有太多互动。在整曲RNB当中,E都没有和别人互动(没有类似站在桌边和公白飞讨论战略之类的动作),一直站在阴影里(给我一种我就静静地看你装逼的感觉)。在Better than an opera的时候R还是站在前边,酒瓶传到了一个ABC的手上,R作势去抢,酒瓶被ABC扔向靠在桌边的E,E非常非常好看地把酒瓶凭空抓住了(总觉得这个在未来将成为一个bug,万一哪天没抓住呢?还是美巡那样R直接撞到E面前然后被E的气势逼退两步比较保险??)

顺便说一句,歌词里保留了英语的Red/Black两个单词,而不是日语。我第一次听到还愣了一句没反应过来相叶这是在唱什么。

E把小G抱下桌子分为三步:举起小G一秒,在空中平视小G一秒,然后才是把小G放下来。放下来之后他用一只手拍了拍小G的后腰,小G就跑向了在舞台最左侧黑暗角落里的R跟R站在一起。



DYHTPS

小G本来从左边走向右侧安灼拉所在的地方兴奋挥舞拳头,却被R拢了回来,双臂交叉把小G护在胸前。R招呼小G不要上前的动作仿佛是在说“过来,过来,小孩儿不要去参与这种事”。
老弗从一开始就从相叶E手上接过旗子,然后站在旋转台阶顶端的The blood of the martyr will water the meadow of France的时候,相叶E和他的R分别站在舞台的左右两侧、ABC人群最边缘的地方。R身边还站着小G。



AHFOL

AHFOL的时候小马抱着Ep感谢完就非常麻利地爬到了让家花园的右侧门柱上,扒着花园的四角大玻璃灯唱完的“no a dream after all”的。

在后来That was my cry you heard Papa的时候,小马一直是在铁门外面趴着偷听的。





ODM

相叶的E踏步幅度非常小,更多是保持美少年的姿仪优美。和我们Chris要把所有剧场的地板踏穿的风格太不一样了...






1.2 Act 2


Building the Barricade




E把枪递到R手上,R似乎说了一句这是为了正义。









OMO

小E相当有爆发力,不光体现在用力演唱的OMO,而且在德纳第一伙去让家偷东西时她是真的拿出小短刀(?)一类的武器一边狂挥揍爹一边唱这里只有个老头和他女儿。




Second Battle


在刚刚建好的街垒上大家放狠话。别人说话举枪,R说话举酒瓶“让我喷死他们”,E抖开肩膀朝下看着他笑了。


阿让放走鲨。街垒灯光暗去,E在街垒左侧顶端和古费不时侧首商谈。明明在RNB压根不参与小组讨论的相叶E,这里倒是演得很有还原感。



DWM

老弗和Joly都很好,博须埃德的when to our beds配上了本来属于R的“like Don Juan”的动作:在胯下甩酒瓶子耍流氓。R第一句DWM依然获得ABC叫好,后来老弗要上来揍R也没改动。

所以当然,这个R也是直直迎上了从街垒顶端走下来、站到他面前的E;他也照样凝视着E半晌,耸耸肩,双臂打开一副“我不愿此时和你争吵”的样子,然各自走开。

小G照样扑过去抱住R,R在DWM的合唱声中,紧紧抱住来安慰他的小G,哭得靠在小G身上才站得住,随后让小G喝了一口自己瓶子里的酒小G全部哗地吐出来了还做鬼脸表示难喝爆炸。

最后一夜R自己剔亮了左下角的一盏蜡烛,卧在那豆烛光前拍拍大腿让小G躺在上边。他好像还在喃喃细语,不知道是不是在给小G讲故事,让他在梦里吃一块他最终也没有吃上的苹果馅饼。




BHH

吉原阿让的BHH有种磨砂玻璃式的清澈。没有非常用力地吐气,处理得相对清新。




The Final Battle

E在和R对视之后照例上了街垒,和准备走下街垒(准备唱BHH)的让对视,让在街垒顶端左侧(E在BHH站岗瞭望的那个地方)和E交谈了几句,仿佛是在安慰E。这里也没有改动。

小G死的时候E去接住他,然后非常郑重地交到R手里。R捧着小G退到舞台边缘,没有像其他卡一样大吼一声No,而是呆呆地站着。他没有动,没有出声,所有人都看着他,直到所有人都被炮火重新吸引注意力。

当然,ER抱了,final battle的时候ER还是在应该抱的时候抱了,对,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永别。三秒钟之后E就冲上街垒,先是拔出旗子挥舞,然后旗子掉下去了,他最后一次是朝着天空握拳挥手,然后倒下去。

和其他卡去追拦E的R不同,这位R没有去拦E,他从头到尾都定定站在和E拥抱的原地,直到大家都相继中枪倒下,他才突然冲上街垒,喊了一句类似于自由必胜的话,然后中枪,身体折挂在街垒顶端左侧的枪杆上。




Dog Eats Dog

鲨威举着火把给小G合眼睛、画十字架、去看了一眼相叶E都没有改动。

下水道DED,阿让和小马倒在舞台比较靠左的位置(从中线来说偏左,因此右侧orchestra并不太能看清楚)。这首歌我一直觉得很现实主义非常非常喜爱。这位老板也唱得很好。




Turning

这首简直要杀人了(不如说这首歌一直都是最杀人的)。姑娘们穿着纯黑裙子披着全黑披肩,在唱段部分结束之后舞台左前方的姑娘突然呜咽出声,吓了我一跳。也让我觉得,她也许是什塔(这个脑洞让我几乎双膝一软站不住)。




ECAET

这个小马必须说一下相当地好,没有公鸭嗓,没有拖大三角后腿。而且不知道是打光还是其他原因,某些角度模糊看来他竟然有些肖似小雀斑的马吕斯。

在ECAET里,日本没有设计让全部ABC离开后大E单独留在舞台右上侧,与左下角的小马遥遥对望举起蜡烛的桥段,相叶E只是走得慢了一些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而且这支曲子配的Musian Cafe的背景十分模糊,字都像挂了血被拉长了。

小C在ECAET之后那段忘恩负义a heart full of love里穿的咖啡麻色蓬蓬裙非常可爱非常好看。这个小C含糖量比较低,不似西方百灵鸟似地极端甜蜜。豆沙质感的日本少女,很好。



Wedding

R在MOTH是第一个出场的客人,在Wedding是最左侧跳舞的客人。这个R不像Joe,没有勇挑婚礼侍者的重任。Wedding照样除了安灼拉外ABC全员出场,Wedding舞蹈部分结束后跑跳回后台的姿势真的特别活泼特别可爱,真的在音乐剧里是一个最好的au。




Epilogue

阿让是断气之后才唱的Forgive all my trespasses and lead me to your glory. 吉元光夫并不太表现那种老态和衰朽的感觉,他和小C在他逝世前的相处时间减少,我感觉其实减少了阿让最后释怀和沉睡的安然感,让人有种快进了的感觉。


总体而言,日卡非常好,非常良心。








Part 2:相叶裕树


相叶裕树唱的很好!!

相叶裕树唱得很好!!

相叶裕树唱得很好!!



他的E极其舞台风,看起来更像是在跳舞而不是革命。在ABC Cafe的时候他穿的是一件前部为偏枣红色、后背为茶色的马甲。仿佛就是新井漫画里走出来的那安灼拉。(鉴于他不是第一次从漫画里走出来,这拟态的相似感是可以理解的)

DYHTPS起势不错,在ODM的时候实在是没有怎么踏步反而像是在跳某种桑巴舞,一直是斜肩昂首姿态很年轻很美丽的样子。他举起枪的时候,仿佛是那年的不二周助高高举起网球拍。
相叶谢幕也太可爱了。谢幕四次,真的是幕布放下来了、我以为结束了,然后最后JVJ再跑出来让幕布升起来再谢幕一次。相叶倒数第二次谢幕的时候跟着大家拍手掌的节奏挥舞双手,小孩子似的。最后一次谢幕的时也是退到幕后了还挥舞着拳头。

他唱的安灼拉,让我恍然有种真实的少年感。那就是一个二十二的小男孩子,美得像天使一样,却也青春得和所有那年纪的小男孩子一样,满头满腔热血别无二致。他的美而自持的傲气,由这少年感而来,也因这少年感而不仅不惹人厌,反而让我欢喜非常。








仿佛很多年前,朋友和我都在说,“小弘树苗儿的不二真是可爱,虽然他也是几乎完全不会唱歌啊哈哈哈哈。”

而这样的我,在几周前刚确定了看相叶的安灼拉的时候,写过这样的感受:



“感觉心情还是挺复杂的。
怎么说呢。每次想到这回事,首先的感慨就是,第一次看到相叶的时候,他还叫相叶弘树而不是如今的相叶裕树呀。

那时的伊达也还叫晃二。成田优还未练熟冷酷的表情,本乡奏多不过小小一只。加藤和树习惯摸下嘴唇,斋藤工已经走上了浴衣魅惑的不归路。八神莲每天都在敲打米叔,我的那小小的莲二装腔作势地凶巴巴,清澈得要命。

十年过去,各自也走了很长的路了,最后还是在十年前想象不到的地方再相遇。

你身上还带着那一群年少人们的气息罢;这样的话,近距离看你的时候,就像是从遥远的时空里裹挟了一阵风。那风温暖又古旧,夹着不成熟、幼稚和拳拳暖意,用感性的记忆把我包裹起来,让我可能会哭。
你也是他们当中幸运的人,才能走到今天,站在那舞台上,让我有机会看到你。你身后有很多人;而过去的我,真喜欢那感觉。”




记得在哪里看过,27岁的相叶说,自己三年后的梦想是站在帝国剧场的舞台上。

而现在,你以这样的姿态到达了这里,嗓音有底,举动稳艳,闪耀无匹。我抬头看,帝剧的天井美丽非常,灯光璀璨如巨大星辰。他们在你身上落下光。


You’ve never shined so brightly.








附:其他



我直到building the barricade才哭,感觉自己很有进步了。毕竟我一般忍不住的时间是Prologue的第一句第一个音节。

日本的各位不站起来鼓掌、不高举手鼓掌、不叫好,让我觉得还有点不习惯。毕竟我的初夜是一个连每一支重要单曲结束的时候都有很多人都起立、方便抡起胳膊大力鼓掌的卡。

日本周边真放心,从新井老师的LM漫画,到各种法国剪纸贺卡、三色旗果子,到各位主卡司的周边相关(比如上原理生的光碟)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出来。相比起来土澳的特殊限定也就只有LM小C灯光酒吧以及Red the blood of angry man鸡尾酒。气人。

女性观众,非常多。年龄层分布也很广泛,从妈妈饭到少女粉都很多。大家一起涌到Casting Broad前边狂拍到根本挤不进去,这我还是第一次体验…还有学校组织来集体观看的(小范围,目测20人的小团体)。

回来路上在东京站附近被刚下班小少男搭讪三四轮,毁我大悲后专属入定贤者时间。我呸。






解宁


23/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