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テニスの王子様 Dream Live 2017 — A Raw Repo


「横浜アリーナ Yokohama Arena 5月28日午场 」




【前提敬告】


一,个人观后即时随感。极度私人,极度个人意志。不接受任何主观方向的反驳评论。

二,DL正在上演中,DVD及蓝光均可预约,请各位有兴趣的朋友预约购买。不希望看到的朋友请直接略过。为防不慎,已添空格。




【内容】


1, 剧情

2, The Cast

3, 其他


4,许斐刚










1, 剧情

DL开场照例是每个学校一首歌,这次的顺序我没记错的话是六角,山吹(亚久津除外,他后边有单曲),冰帝,青学。冰帝上来之前画风一转,把之前活活泼泼的六角山吹的明快舞台冷了下来,放了个雪花冰晶小短片,总之看起来十分Frozen十分Let It Go,大概是想展现迹部冰之王国的意思。然后就是冰帝的曲子,挺不错,没听清,周围一片「跡部様」「宍戸様」「鳳様」此起彼伏此起彼伏。姑娘们注意嗓子啊……我只记得这支曲子的结尾和初立海的常胜立海大结尾应该是一样的。


最开头的一首歌是六角的天根(超长木质球拍爱讲冷笑话那个)和黑羽(天根的捧哏)上台,哎呀就是非常基蛮刻意的,亲也差不多亲上啦之类的动作蛮多。后来他们六角有一个惯例的沙滩排球小剧场嘛,一群人在海滩上做章鱼饭。部长葵喝下乾汁(没说明是什么,根据漫画就说乾汁吧)倒下了,然后说要人工呼吸啊怎么办谁来人工呼吸,下边迷妹当然说我我我,最后他们决定是佐伯()佐伯就开始在嘴里衣服上喷香水准备英雄救美吻醒葵。结果迷之六角伴爷布偶说放开那孩子让我来,然后这个布偶就被举到葵嘴边把葵吻醒了。葵很兴奋地说刚刚那是我的初吻?谁给的?并四处张望。黑羽:是伴爷…

接着就是小葵找女朋友之歌。青学后勤三人组上台,堀尾打扮成女性去追小葵,看着还是蛮怕人的…我突然想到对于六角的小葵这样的小男生而言,去全国大赛也可以是去拉皮条的,直得分外可爱。然后又想想这些个一二年级们也都满直的,青学冰帝立海的三年级们毕业之后,也是要考虑小朋友们的对象问题了...最后想到小葵他也蛮可怜,还得去全国大赛找对象;别的参赛选手基本都是自带对象的...

然后是四所学校的力量型选手:桃城、河村、桦地等,唱的power。挺可爱。

凤宍也是很厉害了。冰帝在正式开场后,集体出场的时候有一段白话吐槽。开始的时候冰帝正选怂恿忍足唱眼镜歌,说你的眼镜组合很受欢迎。然后就出现了“宍户live”的梗,仿佛凤跟别人不在一个世界里…凤扶着宍户的背部指着观众席说宍户前辈你看这边有蓝色帽子那边也有蓝色帽子,今天难道是宍户Live吗??然后宍户说不今天是长太郎live...我旁边和后边都坐着冰帝迷妹,身后的两位都挂了凤宍的娃娃,听到这一段时两位叫得我快失聪。


副部长组合。大石、山吹的东方雅美和六角的佐伯上台说副部长们没有存在感,然后问谁是冰帝的副部长啊怎么没见过冰帝的副部长。然后泷就拿着他们的训练文件夹走上来说我是冰帝副部长(所以迹部去哪都带忍足是因为忍足跟他的私人关系哎?)然后就拉了一个可奇怪的佐伯/泷的cp。这俩勾肩搭背要下台喝茶,大石说等等我我也去,东方在台上很孤独…大石就又跑上台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然后东方哭着跑走,大石懵逼发现周围已经没人了。

山吹,没什么剧情,亚久津的粉巨多巨狂热,他和迹部都是属于只要上台就光听着观众尖叫的角色了...然后网舞DL拉的cp是亚久津/檀太一,什么太一谢谢你啊,你今天就是为了太一来的吧,摸头啊之类的挺多的。亚千的朋友也别伤心,千石很强势每次都走在最前面,部长都没他耀眼,一副老子走路带风老子走路带风的可爱。

让我想忘掉又还是需要记录下来的是,因为是关东大赛对战立海之前的剧情,因此理所当然有安排乾海的部分。开场不久的各校留白时间,乾说对战冰帝的胜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九点几,大石就提议为了增进团结,大家互相以名相称。乾就转过身对双打搭档海堂说叫我名字吧,小薰。海堂后退了一步有点方,乾就又喊了一遍小薰。海堂低着头一副防备的样子说了一句貞治先輩。我正要怒爆炸,居然听到旁边冰帝妹子嘀咕了一句那莲二怎么办呢,结果我只顾点头。下一秒,桃城就在舞台中央大大方方喊了一句薰ちゃん。幸好安排了这一出桃海,不然我这个没原则的cp洁癖至死星人真的过不去。



据说在27号的午场和晚场,这一部分都是冢不二和桃海的剧情。大致是桃城问海堂你记不记得部长的名字(我看的是桃城问越前你记不记得全部队友的名字)然后海堂说当然记得是国光啊。手冢批评了两人后不二让手冢好好地称呼两人的名字,手冢就说武、薰;然后问不二:这样可以了吗,周助?


所以我真是非常神奇地赶上了可能是唯一一场乾海然后被生生膈应到现在 :)  

冰帝。在冰帝迷妹至少占全场五成的情况下,官方当然对冰帝的利用很充分。冰帝在开场曲后的第一首是忍足和向日煽动气氛的“胜者是冰帝,输家是青学”。反正我是跟着喊得蛮欢…
唱完这首之后就是宍户和泷比赛然后监督取消宍户正选资格的剧情,宍户想找迹部发现人不在,此时工作人员推上来了一个磨砂玻璃盒子传来了水声。宍户说迹部这家伙这个时候不会是在洗澡吧,结果迹部真的在磨砂玻璃后边洗澡。还打光。就是上半身赤裸着裹在橙黄和雾气里看得清肌肉轮廓,而且摄像机当然是给了特写屏幕上迹部的赤膊清晰可见,不说了,我周围坐的都是冰帝姑娘,我再一次失聪。
然后迹部穿了件很华丽但是幸好不是紫红色的浴袍出来了,全员继续尖叫。他走到舞台左侧的升降机里,扣好安全栏然后缓缓上升,一边在左侧临空转了一圈一边还有泡泡飘出,我在一首歌的时间后仍然能抓到那些泡泡...然后迹部降落下来,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换上王子的上衣,冰帝全员也换上了半身的骑士披风,总之非常贵族非常拉风地开了个场。除了冰帝之外唯一一个穿了王子衣衫的就是刚开场时的越前,而且后摆十分地像裙子…


接下来冰帝继续,大概就是冰帝全员主迹部的“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吧”唱完之后,手冢穿着青学白衬衫上来遥望迹部准备下台的身影。迹部当然也停在台上跟他对望嗯到这里都没什么意外,然后手冢就开始独唱,独唱完了之后不二也穿着青学白衬衫从左侧出场说手冢我们一起唱歌吧,手冢当然说好。唉就是大家熟悉的双部和冢不二必须达到的equilibrium生怕一碗水端不平不用多解释了。
然后冢不二就转身把自己扣进了舞台两侧的高升降台(臂长十五米左右垂直高度目测也有六七米)。然后就是一左一右缓缓升起空中对唱,下面姑娘们就安静地甩着青学蓝的荧光棒。唱完之后不二在空中问手冢你不怕吗手冢说不啊,然后手冢问不二你其实是害怕的吧不二就说有点然后他俩就请工作人员把他们放下来了鞠躬下台。这个下台由于太正常了,全体观众目送他俩尴尬鼓掌。

在冢不二坐升降车对唱之后。播放了冰帝榊监督的奇妙小短片。监督说我们也派人坐那个升降车吧,迹部说要么就凤和宍户?凤宍上台之后,跑到中央舞台延伸尽头处,那里有一个重要角色(越前、迹部、亚久津、葵)出场时常用的众星捧月式矮升降台。凤站上去说我也想看看我能不能做到,升降机没动静,他失望道果然不是迹部就不行啊。宍户就在舞台尽头的右侧蹲下来,说长太郎,你来。然后他就背起了长太郎。他就背起了长太郎。全场那个尖叫我不想回忆,就是我快聋了吧。凤在他背上说啊可以看到更高的风景了呢。下来之后宍户本来要往回走,长太郎在他后边叫了一句宍户さん!然后也慢慢蹲了下来,示意自己要背宍户。全场继续尖叫,Arena的屋顶堪忧。

后来乾和海堂这两个等着凤宍打双打比赛的看不下去了,上台站在凤宍身前。海堂说真好啊,乾就说了一句类似要不要找下边的观众上来背你,然后问左侧台下的姑娘们你们谁愿意上来背他?(这段我后边姑娘还是在看着凤宍尖叫并不能听清) 然后两对双打就开始唱歌跳舞,然后菊丸和不二也上来唱歌跳舞。正当我好奇这搭配的时候,曲风一变大石就上台了,菊丸马上从不二身边跳开跑去跟大石额头碰额头,不二一脸:这就抛弃我了??的表情。



双部和冢不二的强制平衡,到下半场又发生了一次,就是冰帝全员唱完谢幕感谢曲Season(全员冰帝正款校服,可好听)之后,迹部下台前手冢又站在舞台另一端和迹部遥遥对望,这次迹部下去之后不二马上出现在了迹部退场的小门上方(阶梯式舞台的第二阶)。这首歌是手冢治胳膊歌,青学全员常服上台,对即将远赴德国治胳膊的唱了一堆什么必要赶紧康复,这里有我们呢之类的。

这个全员常服,真是,无法作出反应。比较好看的是河村的肩部以上纯黑+下半身白色,很符合乾的气质的黑色衬衫配巨大方块的白色口袋(看起来很乾我很满意)。其他人真是.....不二一出场我就....就是一个浅色印花灰粉针织大围巾+过臀白色垂坠感衬衫+粉色裤子。而且这届不二的假发看起来特别丰厚,整个感觉本来就一言难尽,换上常服我真是不知如何反应。怎么说呢就是相当女性化真的相当女性化,无法凸显任何不二的气质,远看不二真的十分的中年妇女。
后来大家都是常服上来,第一次谢幕大合唱,我才发现真的不是不二的常服一言难尽,是网舞全员的常服设计还延续着十年前网王刚出来时的水准。印象里比较正常的还是凤宝宝,越前除了疑似粉色的小短裤外其他还挺越前的,其他人就是十分神奇一言难尽,迹部似乎是个白闪闪长风衣加上花衬衫。


立海宣传片,我也是没想到会看到立海宣传片,而且还是许斐刚就在我不远处站起来跟大家打招呼的几秒钟之后。两枚核弹接踵而至,那一分钟里我大概很不适合量血压…
宣传片里没有立海cast的名字,是用罗马字打了正选的名字。按照惯例大家也是出来一个名字就大喊一个名字,倒数第三的柳的名字出现时,我周围他校的姑娘疯狂吼着「蓮二——」就我一个人喊的是「やなぎ」。感觉我更像一个假粉…
立海全员好看得要命。放完短片之后青学就开始唱给立海的邀战歌。我在放立海短片的时候叫到虚脱,靠在座位上看完的战歌,特别热血,这才青学。
果然,别的学校顶多是走心,立海是真的要我的命了。就是这样没原则。

谢幕是全员常服,返场是全员制服。看到他们穿着各校校服,跳跃跑动的样子,真想对着他们唱Dear Prince。


Dear prince, 会いに行くよ
Dear prince, 理由はいらない
Dear prince, 頑張ってる
Dear prince,ところが大好きさ

君が勝てるまで、見ててあげるから。






2,The Cast


【青学】

乾特别好,乾特别好,乾特别好。

从我的位置看乾能看得非常清楚,我从未了解过饰演乾的加藤将,但是我真的非常喜爱他的乾贞治。
他的身型和情态跟乾非常契合,作为使用的对比坐标是青三中山麻生的我来说,这个乾,也 仍 是 太 好 了。在青学的开场曲就没有和大家一起高举球拍,而是抱着球拍推了推眼镜。开场后越前的第一支曲子,是挑战青学所有前辈。手冢站在最高的位置,不二在右下,乾在左下,其他人都站在和越前平行的地面上。就感觉三座大山,乾特别帅(对不起角色粉滤镜大概有一百米)。




之后的歌也动静合宜,冷的时候天塌下来也跟他没关,跑跳起来的时候却无比地少年。是那个乾,生动,鲜活,真切又生活。穿着乾的白T恤蚂蚱绿长裤往那一站都特别乾,打着球移动身体笑起来的时候像是那个晒足了太阳的可以暂时把眼镜向上一推的乾。反正就是他上场了我就没法把眼睛移开。




关于这我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代(据说是青九)的乾贞治之好,之生动,之鲜活,之熨贴神韵,简直可以再开一篇观后感专门写他。要知道我纵向比对的坐标是青三的中山麻生,是在我心目中已无可取代的、乾某方面的现实具象。




他这还没遇上柳呢。要是他搁我跟前唱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我估计能原地暴毙。 ​​​太好了他太好了。说不出来。大概已经是粉了。








这个人的乾柳我必须要看到。这个人的乾柳我必须要看到。看不到他推推眼镜崩住表情唱那句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我的天哪。


定本枫马的不二。我个人感觉很微妙了。这次道具给他准备的假发非常厚,神情还是比较往不二方向靠的,不过不太淡然,比较硬。他和手冢对唱的曲尾收音没处理好,歌唱底子可能很一般。想想多年前也是不会唱歌如今却能完成度较高地唱下安灼拉的相叶弘树,也说不好…

宇野结也的手冢。在独唱部长回忆歌、屏幕上播放了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青学部长的mv的时候,看到南圭介我突然特别伤感,就觉得唱着歌的他也不错。其他部分表现中规中矩。
永田圣一郎的菊丸,活泼,还是符合菊丸轻轻快快的活泼质感的。发型还是没被打理好的感觉...
松村优的大石。比较柔,存在感比较低。就是十分柔软。有时候有点过于柔软,比如在手冢遵循倡议改口叫他秀一郎的时候。
阿久津仁爱的越前。挺不错的,中规中矩的小王子做派的小王子。开幕谢幕非常可爱了。他是我认为恰当的选角。
铃木雅也的河村。跑动起来我觉得青学最顺眼的之一?很好的。
吉村骏作的桃城。蛮可爱,也有气势,小动作挺符合人设。比如在大石菊的双打歌里,他和越前作为配舞在最右上角,唱完了桃城就追着越前下台;还有那声薰ちゃん,很贴合。下台和观众互动也很可爱。
青学的海堂牧岛辉也十分好。唱歌的音色音准都不错。是青学唱得比较好的之一。



【冰帝】

迹部的演员三浦宏规,没有什么问题,看出来他是认真揣摩角色、努力撑起气势的。他的姿态和手掌遮住脸瞪大眼睛的样子还是十分可爱。但是他给我的感觉是,太过年少。不是迹部景吾的年少,是越前龙马的年少。我总觉得这位迹部的演员应该是越前,而整个卡司里目前我以为比较适合出任迹部的,是佐伯虎次郎的演员二叶要。
小早川俊辅的宍戸、渡边碧斗的凤长太郎。这对cp不需要本人之间有什么cp感,被设计的剧情已经最大程度放大他们的关系了。这位宍戸比较老成,凤的少年大狗狗感也不够清澈,但是还是相当顺利贴合,台上的姿态也很利落而美。反正我嗓子也是喊哑了。
井阪郁已的忍足侑士。相当好!长得很忍足,舞动姿态也是忍足方向的优雅闷骚。网舞在关东大赛冰帝及之前主推的是忍岳,北乃颯希的向日岳人还是在平均线水准的。不过这位忍足相当合适走忍迹路线。
山崎晶吾的泷荻之介。大概是冰帝颜值最高的角色了,人气也很高,意外地有很多戏份。他拉着小手风情走上来的时候侧脸线条是非常流丽了。
田村升吾的慈郎和八卷贵纪的桦地。都还是平均线上。
内海启贵的日吉,有三次对迹部说以下克上三次被迹部“你说什么我听不见”的剧情。还不错。



【六角/山吹】

矢代卓也的葵,很可爱,健气小少年。
六角饰演树彦希的高木真之介、饰演木更津亮的佐藤佑吾和佐伯虎次郎的二叶要都非常非常好看。
千石清纯的森田桐矢,中规中矩。檀太一的佐野真白,长相十分不适合太一,演起来倒是挺可爱。还是略微妙。



看到这一套非常努力而可爱的少年们,就在大喊着应援的同时,想到最初看网舞、看DL的时候。



那时候有成田优的手冢国光,相叶弘树的不二周助,加藤和树的迹部景吾,斋藤工的忍足侑士。四座大山,于我绝响。


还有名字已然十分遥远的本乡奏多的越前龙马,天天被吐槽南瓜部长的南圭介,被王子八神莲压迫的米叔兼崎健太郎。中和内雅贵和马场彻再也回不来的柳生仁。因太过惨痛而不能够有第二次的伊达晃二和健太的凤宍,大河元气的赤也小宝贝,还有在千秋乐突然抱住中山麻生哭得一塌糊涂的、我永远的小野健斗。





我很想念你们。我很感谢你们。


我网舞看得非常之少,但是被我看过的那一点点,我都收在心里、记得很长。
每一个方面,完满的不完满的、生动的、鲜活的。我的小男孩子们。

好久不见。






3, 其他

因为这次没有立海,本来想在DL2017帮冰帝打个call,结果发现你大冰帝根本不需要人帮着打call。他们自家迷妹可算是蓝旗招展人山人海了。妈妈带着七岁女儿来的,二十七岁女儿带着妈妈来的...感觉太棒了。





忍迹和凤宍两边可厉害,那团子娃娃,都是论扎的。姑娘们可以随时坐下就摆个摊儿。
吃章鱼烧时旁边还有欧美冰帝迷妹,也是一身冰帝色,冰帝大毛巾冰帝护腕冰帝鞋子,相比起来我穿个冰帝灰蓝条纹的私服,这种程度的应援真的太不走心了…

青学迷妹也可凶残,她们最好认,感觉没有人是没挂着那个青学大毛巾子的...青学也有几位迷弟?六角迷妹的装束挺可爱,有姑娘穿了白底刺绣红花的衣服特别合适;山吹的迷妹从进场开始就在盥洗室门口蹲蘑菇,但是她们似乎很擅于自制周边啊……比如一队人穿绿衬衫上边每个人印一个字,四个人拼一个亚久津仁之类的........这个蛮有启发的(?

只看到一位穿着立海校服的姑娘,背满了一个包的幸村,如同来砸场子的......啊校友啊校友,你可曾看到了我。


最有趣的还是所有学校的迷妹一起排队等洗手间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各种对话太有趣了。

我斜上方坐着许斐刚老师,斜下方是一对叔叔阿姨,我全程观察两位叔叔阿姨。叔叔带了口罩挥着冰帝青的荧光棒很认真,阿姨也很认真地挥荧光棒。不知道有没有可能他们是某位小演员的父母,总之这画面让我觉得温暖异常。我坐的区域全是冰帝迷妹,身后角落只有一位青学姑娘。我旁边的姑娘一边拨弄她的迹部娃娃,一边笑着说了一句:“呀,青学人啊——”

什么修罗场。


但是氛围真的很好。氛围真的太棒。疯狂又理智,热烈无比又天真温柔。我周围的迷妹们在第一首歌就起身,全力喊着他们心爱角色的名字,真情实感地呼唤,根据出场学校改换荧光棒的颜色,随着旋律打着拍子。我身边的姑娘披着迹部袍子抱着迹部人偶,我身后的姑娘看到凤和宍戸就激动得拧紧双手。
离开会场之前我在一楼看到有许多行李箱被寄放着,开始还觉得有些奇怪,后来猛然想到:这次是DL不比巡演,除了横滨之外其他地方没有演出。除了东京、横滨和神奈川的姑娘外,其他人都要赶飞机新干线,千里迢迢,隔山跨河,来看她们所爱的角色一眼。
谢幕时,头顶的礼炮打出五彩反光的彩条;离开会场时,许多姑娘昂贵的包包上,都挂着这些不值一文的塑料。像是热情的残骸还被保留在上面,她们要挽住一点这幼稚的美丽的时间,将它带入现实世界。

如果你有一个很私人性质的小梦境——在那里,你爱的和你的爱,都自由又闪闪辉光。
你去做一下这个梦。醒过来的身体里也还残着愉快。


「君に届ける勇気は、まだ一つしかないけれど。
君のから届くHappy Dream、
星の数だから。」






4, 许斐刚


这一场,许斐刚来了。坐在离我十米开外看完了两小时全场。我出来的时候刚好还跟在他后边,一起走了百来米。

中午十二点开演,许斐老师大概是11:56分入场的。他坐得离我不远,全场往我上方看的时候我也跟着扭头过去就听到大家开始喊“先生、先生”,我第一秒还没反应过来。



在演出接近尾声、准备介绍接下来的立海公演之前,主持人才说其实今天有一位更特别的客人(之前已经出场过的正式特邀guest是13年前包括亚久津在内的四位山吹正选),我猜许斐这次来也属于一时兴起事先没有风声没有通知,然后主持人请许斐站起来,全场对他喊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不过除了这几分钟,其他粉似乎都没有在意许斐的存在,照样给台上的演员应援。

比起部分演出内容,我还是比较在意许斐老师,所以不时回头看一眼。许斐开始没拿荧光棒没起立也没出声,他坐的那个角落简直是热情人海里的一股清流…谢幕的时候许斐老师点着青学蓝的荧光棒,跟着观众打节奏,不时跟旁边的女性助理侧头交谈。



出门的时候我走得急,他居然也没有趁结束之前先走,而是跟一般观众一样出门,所以我就跟在他后边走到楼梯口,中途出来的人渐渐多起来,开始还没人发现他是许斐??




说起来许斐身材真是保持得很好,紧身裤大长腿,依旧日式神奇的长发。他算是全场最有爱豆气质的爱豆....





后来就路上迎面走来的大群迷妹都认出他来了,许斐就有点走不动了,沿路跟大家击掌,风度还是高而有礼的。比较有趣的是他跟着三位工作人员走下楼梯口之后,有几位没赶上跟他拍手的姑娘,趴在天井边上往下对他的脑袋喊谢谢看起来特可爱。

主持人说,大家跟许斐老师说声谢谢吧。

我本来想,我想说的可不仅仅是这么简单,还有其他很多啊。可是后来回家路上想,其实也只有这句谢谢。


他这回悄悄地来,谁也没打扰,他就静静看着舞台上他构造的世界,看他的孩子闪耀无匹,看我们真实地热爱。





商业也好,利益也罢,使用角色、浮夸剧情,从成年人的角度能分析出的不是,能有千千万。




但是我还是想到,十年前能触动我的、那些画面,就是将好多特别鲜活的男孩子,送到五点半的通学路上。和着夕暮的薰风,他们吵吵嚷嚷,推着单车背着球包,朝我走来。

这是当年的许斐刚送给我的,这是当的他所能描绘的。这是当年的他,怀着多亲切真实的怀恋,踏实又充满情感地构建出的平凡世界。我因这真实而深爱,直至今天也不会背过身去。也直到今天,如此近距离地跟许斐刚一起共度了一场Dream Live,我才意识到:我始终相信他。





他很爱他的网球王子们。就像一个…小小的妈妈。




回家路上听着津田健次郎老师的“道”。路边紫阳花和狗尾草繁茂,竹稍沙沙作响,知了也准备鸣叫。





是一个日本夏日的午后三点半,在补习的中学快放课了。未补习的学校,仍然有人在运动场上参加部活。他们跑呀,跳呀,仿佛永远十五岁。的确也永远十五岁。

这是我从来有之的一部分。这是我夏日傍晚暑气未消的薰风。永恒地、活泼地、轻轻向我的心上吹来。



「今までの勇気を たくさん拾い集めて、
桜咲くこの街で 大きく笑おう。」


Thank you.







解宁

28.5.2017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