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陪你攀那最高峰站在制高点上,让你的笑落在我身旁——论许斐刚的爱情观。


爱情的本质是一项难以下定论的物事;暂且搁置其他因素,就精神层面来说,强度、排他性两个指标应当获得满足。而在POT这部主要受众群体为单身情感经验少的低龄女性的漫画里,作者对于某些友情的刻画是能反应以上两项指标的。这种带有较强排他性的强烈友情,实质可能可以被称作爱情。

如果要给许斐的这些亲密情感做一个规律总结,那么我们也许可以发现,作者较为青睐的爱情观是:


总觉得和你在一起,无论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


作为冢不二这对的经典名言,这句话其实化成了另外三种异曲同工的形式,同样被另外的三对表达了出来:

忍迹:“东京比我想象得更有趣呢。”

真幸:“一起进这所学校吧,真田;然后我们将称霸天下。”

乾柳:“如果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对抗世界也是可以的。”



然后就变成了:

忍足一推平光镜,在迹部身后插着口袋默默地随团向前;在迹部需要一个深夜谈心时,接起那个看起来毫无缝隙的人表露的一点柔弱;

真田率领幸村的军队、强硬地保护他们曾经的荣誉。他们那向着荣光而奔跑的足音和幸村的心跳重合,他怎么敢停;

柳在分别五年未满的时候干脆地喊了一声“我柳莲二弃权”,走到乾身边对他说,“我们走吧,贞治。”

不二在手冢终得自由的瞬间倒在球场上捂着眼睛哭了。一片枫叶落在他的眼睛上,让他看不见晴空,也看不见也许会在德意志落成细雨的云朵。他们再见的时候将站在世界顶端;他们再见时将站在球网两端。


在巅峰与你并肩,又或者与你对战。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到达了这里。因为你的存在。因为总觉得如果和你在一起,我所有的追逐都理直气壮。你累了想着我也累,你倒了我去把你扶起来,你的存在如同旗帜和灯火,我要去做风掀起你红色的巨浪。


在这一路上有你就可以跑下去。冲过终点前的所有都是美丽,撞线的姿态根本无关。


作为一部少年漫,也许“向上”这个主题必须以友情的名义被强调;但是在搭起肩膀的瞬间,他们心里感受到的,又是什么呢?






「楽しい時 苦しい時 いつだって君がいたから

今のオレがあるさ。」

欢喜有时,苦痛有时。只因你一直在我身边。

才有了如今的我自身。




在冢不二的声音特典里,爱好是登山的手冢提出,下次要去征服南阿尔卑斯山;不二便对他说,我借你地图吧。

为什么不二会有南阿尔卑斯山的地图?为什么不二会去攀登南阿尔卑斯山?



所以,有一个热爱登高望远的心仪对象,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评论(9)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