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我一个没看过镇魂的昨晚大概主动被动看了27遍沈教授被杀。 ​​​在后来的三小时内增加到了72遍。


我面对美从不可能缄默。说是美人在骨不在皮,偏偏给你们用山溪底下的棱石磨出了这把清骨的青年演员,裹着同样山溪漱过而后水墨描过的眉眼。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你们居老师,横竖看了是活过人间也入不了大俗,倒真是位山水美人。

有人说居老师是神仙,何苦下凡来?我要说,你们居老师他偏是要下凡,才得了这般大美。清澈的美是初始时分得来的,但自己吃过的一切琐碎苦痛化在了皮上骨里,他的眼神才能点亮同样身而为人的你们的眼神。别把他封起来;让他活。他想,且他美。 ​​​



你们那两位老师,白老师是通,整个人的神情身姿是活的,一举一动都贴着大地贴着人间万种情形;而居老师是透,像是琉璃壳子里填了云;你怕他回天上怕他展开双臂就要降落成雨。但他去拦在爱人身前的那一下,仿佛盘古都劈不出他和他之间的间隙。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

看过所有爱情,书页里的荧幕上的,他们眼中的我们眼中的,最美最动人的一种,我想还是只有那一句: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字字刻着初见你的眸光,凝望你的眼神。 ​​


有老友便提到,两位还让人想到那句“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美是美的,也许也切合。然而我想,​在爱的时候,不要想结局的事。在爱人眼里只有爱人,没有自己未来一万年落雪的孤影。




评论(29)

热度(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