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Les Mis · 一些杂谈 6.0



【街垒日】

#6月5日#


小伽弗洛什:

“国民自卫军和士兵一面瞄准他,一面在笑着。”




(大家合力唱了一版Epilogue)

不如唱歌,革命不如唱歌。高音上不去,自挂柯林斯。





(柱子画了ABC花朵传递的条漫,可爱至极)

想让古费给飞儿送一枝瞿麦:“忠诚,勇敢,思慕;长久的友情;一直爱我。”





您圈人是如何保养心血管健康的,我觉得我分分秒秒都有可能猝死。




#6月6日#

(GB半夜跑去圣德尼街录了12卡DWM被剪掉的部分)
Drink with me, to days gone by.
Can it be, you fear to die.
Will the world remember you when you fall, could it be your death means nothing at all.
Is your life, just one more lie.
他的声音清透,口吻温柔,和四年之前的的那一句Drink with me,无缝契合。
看一部电影,居然要靠几年之后的演员自发录音+fanvid补完全片。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


“..从社会的躯体里摘除并摧毁一个器官,一个和各个器官都相连的器官,本需要一场惊心动魄的手术。这是个伟大的手术,所以伟大的革命就显得更为光辉。它只摧毁一个东西,但也摧毁了一切...确切而言,大革命的真实成果即是摧毁。” ——《旧制度与大革命》

“弗以伊被杀死了,古费拉克被杀死了,若利被杀死了,博须埃被杀死了;公白飞在扶起一个伤兵是,被刺刀贯穿了胸膛,只向天空望了一眼,便咽了气。”




革命本身那真正无限厚重的悲怆、悲怆里的绝对光明和长远温暖啊!我赞美你。不要干巴巴地死; 永远不要干巴巴地、被反复咀嚼地死。




大约爱上革命者便是这样的:若真爱革命本身,区区性命,何足心伤! 这死亡又美又好。但是啊,他们那样笑着,你是爱那笑容,还是爱那笑容背后燃烧着的无限崇高的理想?想拒绝任何一种把他们变成形式的形式,然还是怯懦地孱弱了——您便这么安慰我:爱那光明的人,便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他所渴望的光。

“我想说 一些人创造了革命 革命也创造了一些人。” ——《宋家皇朝》



This is the end. 我们的皮拉德斯应该醒来了。酒醒的帷幕将要撕开,而我选择在明天到来之前沉睡去。我曾做梦,梦里进入你们那浸满曙光的坟墓。致革命。致旧日时光。致爱。致我永不能老去的那群青年。Drink with me.


于我,从来没有什么一见钟情。爱了,那便是一箭要命。祝福跳动的心脏们。



【儿童节】

再祝我无法长成少年的孩子们节日快乐!


@Nosuger-:
“今年儿童节可算收到一份合适的礼物了。”伽弗洛什满意地抱着一盒积木,“还是古费拉克明白我的心,希望长大了之后公白飞再送我书。小锅配小铲,大脚穿大鞋,样样都得匹配着来。”他向窗边的人喊:“喂金毛大个子,等你老了我就送你拐杖。”,然后安灼拉从金色光影中回过头来:“可是我不会老了。”

加弗洛什一只手慢慢地摆弄自己的积木块儿,一边严肃地思考了一阵子。“噢!那算个啥事儿!”他干脆地应道,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反正,公白飞的那一套书钱,也可是省下来了!咳!旧驴皮磨的空钱袋子!”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积木垒成了一座小小的公寓,然后哗啦一下推到了它,木块便落成了凌乱的一堆。





只想看书,只想时不常地配着原声带看书。其他的问题一概请不要找我,谢谢各位。





“这人怎么这么有能力!”——读到R的部分时每每想到的第一感想




他能描述最磅礴的历史和最古老的神话,但他如何描述光华?只能爱了。爱是不能也不用言说的。





雨果的【犬儒主义】 其实是古典自由主义(安灼拉etc.)对现实主义的蔑称,R的思想(“一个世纪抄袭另一个世纪”)也是现实主义的体现。果聚聚这是以一己之力在两部书里完成政治两大阵营的对杠(跟物理学一样,这俩的撕逼也被称为First Great Debate)最后还要让他们一起携手迎来生命的大和谐,牛逼啊。




(查到了很多街垒的历史图片,包括日本明治维新/法国圣安东尼街/中国义和拳/意大利米兰人民之春/爱尔兰独立/德国柏林革命/1905俄国革命的街垒)
白桦:法捷耶夫曾经给一位初学写作者进行过指导,那本青涩的小说名字是《我们相逢在街垒》
所以,便这样吧。相约在银色的月光里 相约在永远的青春年华 心相约 心相约 相约一年又一年 无论生死天涯。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莱格尔除外,所有人都是南方人。】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今天是六月五日,天快黑了;从早上起,我就等待白天来临。”】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让我睡在这儿,直到我死在这儿”】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酒醒如同幕布撕开。”】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他温柔地转向安灼拉,“你允许吗?” 安灼拉微笑着握紧了他的手。】






【如果亲吻就能放出冰冷石膏里的人】

“杀死恺撒的布鲁图斯爱上了一个小伙子雕像,这个雕像是希腊雕刻家斯特隆吉利翁的作品。”

“What a fine marble!"






【新井老师的漫版】

“格朗泰尔,你什么都不能:思索、信仰、生、死,你统统不能。”“你会看到的。” 格朗泰尔在醉酒的眩晕中望着那人背影,勾起一个笑来。
“你会看到的。”他走过来,将安灼拉笼在自己的身影里。安灼拉站在他身前,低着头闭着眼。他如同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他好像要哭了。
“覚えてます。覚えてます。あなたの手の温もりを…”
#新井老师的刀,吃一百万次还是觉得好吃的刀#






12卡,是个怎样的卡啊!(痛哭失声

想到GB回答粉丝“DWM被剪,你伤心吗”他说“yes,terribly”时,真是心里都在哭泣。

我爱George Blagden. I love him. 上天怎么允许这个地球上生长起这么可爱的人类,怎么回事。没有天理了。





日版1789开演,加藤和树的罗南,渡边大辅的德穆兰,古川雄大的罗伯斯庇尔。这个可怕的剧,冢不二版本的罗兰,好有趣。为什么没有冢不二党和双部党来掐cp,啊好想看。好有趣。





【法革Viva la Vida】

为什么Viva la Vida 还没有被剪成路易十四/路易十六/罗伯斯庇尔/拿破仑·波拿巴中心的fanvid。急需磕一口。 Be my mirror, my sword my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the foreign field. 为吾明镜,为吾利剑并盾甲;吾之布道殉垂者,屹立他君之国。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被红鼻头锁匠小十六打这么过瘾的一支鸡血,啊这首歌真过瘾,赞美他。Be my mirror my sword my shield,脑子里都是圣鞠斯特。

I hear Convention bells are ringing, rebel Girondins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 my shield, my missionary fight in the Rhine troop.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I know Saint-Just will hold my name. Never a honest word,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 the world.





【北大卡】


北大安灼拉 你们晓川老师 真的 非常 极其 特别地好 一种无法描绘的 和脂粉无关的 近乎泠冽的优美 赞美他 愿意为他写文 看了芹菜的合照 觉得嫉妒这个人
带着二十岁的美好容姿 拿的住四十岁的稳健歌调 台风又满溢着十二三岁少年特有的自信、热情和让人欢喜的张力
跟你们晓川老师说他的德纳蒂妆在The Wedding时十分马吕斯 他就特别温和地笑了 哎呀 你们晓川老师真真德艺双馨 必须赞美他 更想要赞美他了 才情卓绝 姿容端谨 落字铿锵 形容光明 反正好词都拿来赞美晓川老师。


(卷妮深夜call让我跟晓川老师和北大让R视屏了)
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 十二点收到卷妮的视屏通话请求 穿着睡衣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懵逼 然后就跟你们北大让北大R还有晓川老师视频了 我要冷静一下 这位R跟我说的话太多了让我消化一下 说到卷妮手机都没电 plus和你北大德国让同瓶喝酒也是很R 还有你们晓川老师 你们晓川老师今晚的德纳蒂先生就是25th拉面Look Down Paris黑衣绅士造型 我夸他的时候一直特别诚恳地看着我双手合十 我全程睡衣 语无伦次 不知如何说话 北大这位R真实可爱 我赞美他FB时和E抱着死的部分 然后说没看到你们的DWM因为当时在论文 他说噢遗憾啊不过我告诉你哦我可棒了我当时唱得可好可好了 然后你们北大让就在后边搂上了R的肩透过R的肩头看了下我 手上喝了几口的啤酒顺手就递给R然后R也喝了 这俩喝的时候还给我唱了句DWM R还说DWM他练了好久 我跟北大R说呃你知道你周围的都是特别喜欢安灼拉和格朗泰尔(以及LM所有角色)的姑娘 然后我们会研究你们两位角色的关系什么的 他突然就有点严肃地说哎呀这真好!那你觉得我在台上表现如何?好像生怕被fangirl disapprove似的 我就说 特别好 感觉很到位 他就很开心地露出了十个牙齿的笑 你们R还说演LM是他在北大期间的highlight 他特别喜欢这部作品 还有我俩都处于懵逼状态时的无序对话“你们现在是在干嘛就是谢幕拍照吗”“我也不知道但是周围有点吵呃对吧”“嗯是的不过你演得好”“谢谢谢谢我真开心”什么的 噯



【其他】

可以点国旗战队了,第一时间去点了波兰。



其实我一直以来刷的只有三样东西:1)鸟 2)花椒 3)弗以伊 一个特别好的总结。
白桦:想象一幅画:弗以伊肩有小鸟衔花椒
幸福到让我晕眩的画面




一个鬼故事:拉马克是卢梭的学生

(是真的。)
(此拉马克非彼拉马克而已)





受教育的意义在于,我们不仅可以意识到自己是智障,还能在感知到他人是智障之时,准确而系统地分析出对方是何种智障、以及为何智障,以此免除自己由于可能的判断失误所带来的不安。嗯。




悄悄开个地图炮。大概未接受过系统政治专业训练的人(我也没有),比较擅长使用“政治正确”这个滤镜来思考别人。“你做了某事,是不是为了政治正确?““这背后肯定包含着政治正确的因素。”“这双标玩的,很政治正确嘛!”...还是,有一点尴尬的。




别掉一切作者或角色还没入土为安的坑。(人生经验(世界一切太平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