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Les Miz# #Versailles#
Drink With Me


#12大悲GB格朗泰尔##凡尔赛GB路易十四##官方梗头顶青天##VersaillesS01E04#



(从西班牙战场上回来的弟弟,似乎不再是他的弟弟。他纵情享乐,荒淫无度,他摸上了哥哥情妇的床,在妻子和情人面前拉着一个宫女进了卧室。他每天都那么笑着,笑里有着一种显而易见的疯狂,葡萄石一般的眸子眯起,让人看不清他眼里写着什么。那天晚上的宫廷宴饮,声色犬马,烟花处处。他端着一杯酒走到自己哥哥面前,微微抬起下颚,伸出酒杯,对自己的哥哥笑道,Drink with me。)

“Drink with me.”
路易十四抬头。他的弟弟,他那荒唐的、可耻的、骄奢的、骁勇而美的、他的弟弟,此刻正擎着水晶杯,浅笑盈盈地朝他伸出手。
而他也只是抿着嘴唇笑着,接过弟弟递来的酒液。
“菲利普,”
这话语掩在了酒杯之后,如同一句没有人能听到的叹息,
“我总觉得,这话在哪儿听过。”

在哪儿听过?
战斗即将结束,街垒已经开始垂死挣扎。垂死是沉默的,但总归,还要有歌。
“Drink with me.”
格朗泰尔的手指敲打在破碎的琴键上。他没有在看任何人,只是在这一刻,他突然满怀了无限的柔情缱绻。这柔情亦不针对任何人,他只是想爱。那样大致算是活着,虽然死亡即将和明日曙光一同到来。
与我共饮吧,敬那些,回不来的时光。
敬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
他手里还攥着酒瓶,他想和一个人干了它。
那人满身尘土和血汗,褴褛衣衫。金发灿烂,目光炯然。
他那么美,他那么好,而他要死了。
但是现在,格朗泰尔只想和他一起,喝尽瓶中酒。

“我在战场上曾看见一个孩子,背着他哥哥的尸体。他说,他答应了母亲,要在战场上陪着哥哥,带他回家。”
他弟弟没有看向他;他没有看任何人。千万的烛火在那对琉璃色的眼眸里明灭;那眼眸里映出战场的炮火。
“你呢?你会带我回家吗?”
路易十四没有来由地觉得胸前一阵发紧,紧到在吸气之时撕拉抽空般地疼痛。
“我是个国王,但不代表我不是个好哥...”
“离开我,”
他弟弟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他的半边脸庞,
“我命令你。”

我之所爱在高山,想见他兮山太高,
摇头无法泪如麻。
只能举杯兮邀共饮,不知彼愿兮我心惊。
我之所爱在宫阙,想见他兮渴焦土,
低头无语看小花,
只能举杯兮约共饮,不知吾爱兮苦如茶。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