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LMABC中心# 关于他们的一切 5.0

#分院这件小事#
AU:HP/霍格沃茨

“安托万·安灼拉!”
安灼拉表情平静地从队伍里走出来,坐上高脚凳。分院帽在接触到他淡金颜色头发的那一刹那就尖叫着“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桌边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太棒了!我们得到了今年新生中最漂亮的那个!”五年级的两位级长兴奋地窃窃私语。三四年级的学生伸着脑袋,望着安灼拉目不斜视地走到格兰芬多的桌子前,坐好。

“让·普鲁维尔!”
一头栗色卷发的孩子紧张地皱着脸,跌跌撞撞地向主席台走去。随后,分院帽也把他分到了格兰芬多。让跳下高脚凳,如释重负又兴奋得满脸通红。他提着有点过长的长袍边儿,几乎是小跑着溜向格兰芬多的桌子,坐到了安灼拉身边。“你好,我叫热—热安。” 安灼拉对他微微地友好地笑了一下,“你好,热安,我是安灼拉。” 
热安的脸更红了,他开始不安地搓着自己崭新的袖口,接着不小心搓出了一小朵新鲜的天蓝色雏菊。他看起来因为自己未经允许就在学校里使用魔法吓坏了,咬着下唇几乎要哭了出来。“我—我家里都是巫师—我一直都会变出花来—没有魔杖—”
“没事的,我知道。”安灼拉动动嘴唇,小心地说,在桌子底下飞快地用自己的袖口遮住了那朵小花。

古费拉克随后加入了他们。(“哟,安灼拉!你怎么还拿着花来迎接我啦?”)公白飞被分到了拉文克劳,带着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深沉表情,礼貌地朝为自己鼓掌的级长们致谢(“噢他看起来就像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安琪,你说他会不会在二年级就当上男生学生会主席?”古费拉克嘟哝着,朝拉文克劳的桌子瞥了一眼)。
马吕斯和博须埃进了赫奇帕奇,巴阿雷一屁股坐到了热安身边。珂赛特也有点紧张过头了,在分院帽喊出“拉文克劳!”之前,她一直轻轻地发着抖。若李一边不停念叨着“这帽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看起来还是真皮的保养得不怎么样不知道会不会有病菌不过草药课上的那些植物应该都是能杀菌的我可以去问问教授能不能弄点废弃掉的叶子天哪它真的带到我头上来啦”一边被分院帽分到了拉文克劳。爱潘妮一脸灿烂地笑着走向斯莱特林的桌子。弗以伊,有些不安地摸摸自己头顶,在高脚凳上坐了下来,旋即被分到了格兰芬多(“真奇怪,是不是?我是麻瓜的孩子,但是我也进了格兰芬多!”“你知道,弗伊,”能跟任何人在两分钟内称兄道弟的古费严肃地说,“分院帽从不看出身。我是个纯血,看看我现在在哪儿!当然,我妈妈也许不是这么预期的...”)。

“马克西米利安·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扯扯自己破了一个洞的衣袖:这件袍子还是他二哥入学时穿的,如今二哥已经毕业了。他走向主席台,路过格兰芬多的桌子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那个拥有一头淡金头发和冰蓝眼睛的新生。

“很难...非常难...有意思。”分院帽轻声说,“我看到你有一颗狮子的心...被埋在不正经的嬉笑里,小滑头。啊,你也许应该去格兰芬多,在那里有你宣誓忠诚的对象...但是你的才干...精明的小东西...想要最好的...聪明有点过了头,却不愿出头...不过不要紧,会有那么一天的...那么...也许你能更好地展现你的忠诚...”
格朗泰尔很希望自己能马上学会那道闭耳塞听咒。
“好吧...斯莱特林!”

格朗泰尔咧开嘴,对格兰芬多桌前的安灼拉扯出一个笑。安灼拉宁静地望了他一眼,尔后偏过头去,注视着自己手中握着的小小的蓝色雏菊。他没空搭理这个眼睛绿得像猫儿一样的黑发小男孩,尤其在对方还是个斯莱特林的情况下。
何况,在这漫长的分院仪式过程中,安灼拉早已饿得不行了。


***

 
 
 
 
 

最近在AO3看到好多HPAU的ABC觉得萌die,重新给大家分了个院就这样吧响指

 
 
 
 
 
 
 

目前安排为:

 
 
 

狮院:安灼拉、热安、古费、弗以伊、巴阿雷

 
 
 

鹰院:公白飞、珂赛特、若李

 
 
 

獾院:博须埃、马吕斯(真心不是欺负獾院啊博须埃多萌啊小马...He sweared he will be ture.)

 
 
 

蛇院:格朗泰尔、爱潘妮(这俩同人中常见的同病相怜好基友...)

 
 
 
 
 

小伽弗?他还在家里玩他姐姐玩剩下的的玩具飞天扫帚呢。

 
 
 
 
 

Enj也就是领袖的小名儿被翻成了安琪当然是故意的,安琪儿啦啦啦我们的小天使我们的安灼拉。

 
 
 

对,安托万·圣鞠斯特和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借原型的名字用一用嘛!

 
 
 

反正A开头的领袖还是占了便宜。么么哒,格朗赶紧喝口黄油啤酒压压惊。

 
 
 
 
 

【霍格沃茨校园内禁止酒精饮料。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