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LMABC中心#关于他们的一切 2.0

#幼稚园AU#

注:基础设定属于AO3上可敬的洋妹,感谢Lof上敬爱的翻译姑娘


古费拉克觉得自己的下午开始得不太好。

事情是这样的。他们班上的安灼拉,是一位可爱得像个小天使一样的小朋友。他们午休时,安灼拉碎金颜色的卷发就柔顺地、长长地铺在他浅蓝色的小枕头上,这很好;可当他们起床时,安灼拉就必须要跟其他的小姑娘们一起排队,到亲切的珂赛特小姐跟前,请她将他的长发梳起来,简单地扎在他的小脑袋后边。这样它们就不会在他和别的小朋友(主要是格朗泰尔)玩的时候飘到他的眼睛里,或是在画画的时候沾上颜料。
本来安灼拉觉得这是一件已经习惯了的日常事情,然而今天却有点不对劲了。


班上转来了一个有些胖胖的小姑娘,大家已经给她取了个昵称,叫水手鱼。水手鱼小姑娘起床有些磨蹭了,在梳头发的队伍里排在了原本是最后一个的安灼拉后面。
水手鱼和其他小朋友还不熟悉,她咬着胖胖的小手指,有些惊奇地看着她面前的安灼拉。
“你为什么穿裤子?”
安灼拉前面还有两个人,于是他转过身,用一种没太睡清醒的声调,闷闷地回答水手鱼:
“因为我是男孩子。”
水手鱼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消息一样,瞪圆了眼睛,两只胖胖的小手一拍自己的嘴巴,像是要掩起声音似的:
“天呐!一个男孩子!还扎头发!”
这下安灼拉怪纳闷的。他觉得这件事没什么不对,但是水手鱼脸上的表情让他觉得,他好像在做一件不怎么好的事情。
“为什么我不应该梳头发?”
“你是男的!”


这下安灼拉彻底地觉得有些不安了。他表情严肃地思考了一下(就是嘟起了小瓣玫瑰一般的小嘴,轻轻地、似乎很老成地皱一下眉毛),然后一副坚定的样子,毅然地从梳头发的队伍里走开了。
“你做什么,安灼拉?”珂赛特显然很惊讶。等她梳完手上爱潘妮的头发,就该轮到安灼拉了。爱潘妮今天想梳两个麻花辫子,所以珂赛特一时脱不开手叫回安灼拉。她只好扬起声音,叫教室外边忙着发彩色蜡笔的古费拉克进来。


古费拉克走到安灼拉身边的时候,安灼拉有点呆呆地站在教室后边的小书柜旁,神情有些忧郁。他淡金色的柔软头发,依然长长地垂在微微鼓起的双颊两侧。
“安灼拉,为什么不去梳头发?”古费拉克蹲下来,尽可能地保持安灼拉需要的安全距离(这对于一个四岁的小朋友而言挺不可思议,但是安灼拉抗几乎所有人和他靠得太近),温柔地问安灼拉。
“那好像是只有女孩子才能做的事情。”安灼拉用一种近乎严肃的公允口吻说。
“但是,头发不扎起来,就会挡着你的眼睛看不清东西,这样就不能跑来跑去,也不能跟格朗泰尔出去教室外边玩了呀。”


这时候格朗泰尔,古费拉克班上的另外一个小朋友,握着刚刚发给他的蓝色和黄色蜡笔,尖叫着冲进了教室。
“不行!这不可以!古费先生,安灼拉要和我玩的!”
古费拉克早就料到这孩子一直在听他和安灼拉讲话。事实上,这两个小朋友连上厕所都要一起拉着手去;他们知道对方每一个时刻都在干嘛,当然他们也很少有不在一起的时候。梳头发就是为数不多的、格朗泰尔不在安灼拉旁边的时刻。


“格朗泰尔,”古费拉克耐心地解释,“不是安灼拉不跟你玩,而是他玩之前需要把头发梳好。不然你们玩捉人的时候,安灼拉可能会摔跤的,这样会痛痛。”
格朗泰尔忧愁地看着安灼拉,然后怯怯地问他:
“你会摔跤吗?”
古费拉克回答:“他会的,如果披着头发的话。”


“我不要你摔跤,”格朗泰尔把蜡笔使劲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用腾出来的两只小手,抓住了安灼拉的两只小手,“安灼拉,你梳头。你要是摔痛了,我也痛痛。”


安灼拉抬起他湛蓝的眼眸,回望着他的小朋友。


“可是我是男孩子。女孩子才扎头发。”


古费拉克刚刚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能进行简单性别教育的机会,就听到格朗泰尔大声说:

“安灼拉!你是男生。你也很美丽!”

“美丽”是他们昨天刚刚在图画书《一只大象的帽子》里,学到的很高级的新词语。


然后格朗泰尔凑到安灼拉的耳畔,撩起一点安灼拉金色的鬓发,在他的耳朵里轻轻地说了一句什么。从古费拉克的角度看,格朗泰尔的小嘴唇和安灼拉的耳朵之间并没有任何缝隙;即使他能听到,估计也是他理解不了的宝宝语。

 

然而就是这句古费拉克错过了的悄悄话,却产生了非常奇妙的功效。安灼拉慢慢地绽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眉眼都弯了起来。古费拉克知道,这意味着小朋友放下了心里什么沉重的心事。
安灼拉慢慢的转过身,背对着格朗泰尔;格朗泰尔将脚边的一张雏菊形状的小板凳搬过来,让安灼拉稳稳地坐在了上边。然后安灼拉将自己手腕上系着的三色旗发带扯下来,举到格朗泰尔嘴边;格朗泰尔咬起那发带在嘴里叼着,有点笨拙地一手将安灼拉的长发拢起来,一手将它们理顺。金色的午后阳光地拢着这两个小人儿,安灼拉淡金色的长发,看起来像是格朗泰尔小小的手指之间、温柔的流水。格朗泰尔在一番折腾之后,终于歪歪扭扭地将发带缠在了安灼拉的头发上,还认真地绕了三圈。

“这比我给我妹妹梳得还要好。安灼拉现在很好看。他也可以跟我玩了。对不对,古费先生?”


古费拉克呆呆地见证了整个格朗泰尔为安灼拉梳头发的过程,目前还处于当机状态中。他支支吾吾地答道:
“啊....我想....当然是这样....”
格朗泰尔刚梳完安灼拉的头发,又牵起了他的手,兴高采烈地对安灼拉说:“想不想出去玩捉人?”
安灼拉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古费拉克知道,他们跑出去蹦蹦跳跳不到十分钟,格朗泰尔给安灼拉绑上的发带就肯定会掉下来,安灼拉的头发还是会披得满脸都是。
他要做的,就是确保在放学之前,没有任何人跌跤,也没有任何人痛痛。
但是在这十分钟里,他得找到公白飞,然后在咖啡间的角落,窝在公白飞的怀抱里休息那么几分钟。不然,古费拉克先生很可能撑不过这个漫长的下午。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