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结局】 The Big Conspiracy 阴谋论


The Big Conspiracy 阴谋论


作者:andamiro

译者:解宁





(6)

在他们和宍户前行的半路上,宍户一直在试图回想起走道两侧上挂着的画的名称,最终却只能用画里的食物来描绘它们。乾听到身后的二人发出一声巨响。向日毫不犹豫地放下了已经陷入昏睡的芥川,仿佛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抛下了后者,表现出一副对宍户糟糕的名画介绍很感兴趣的样子。
对于这样两位致力于防止芥川在陌生场所睡着的人来说,此时抛下芥川这个行为显得过于奇怪了。事实上,实在令人生疑。乾摇了摇头。如果他们真的成为了间谍,日本可完蛋了。
直到他们转过一个转角,宍户才如梦初醒地问:“慈郎在哪儿,岳人?”他问道。宍户的声音听起来异常迟缓,仿佛他正在一字一句地从剧本上念台词。
“我不知道!”向日回答。他过于夸张的神情弥补了宍户的无精打采。“我们肯定是把他落在哪儿了!我们应该回去找他!花园就在走廊一侧,你们不可能走过头的。我们真的应该去找慈郎了。回头见!”

他们从柳和乾身边往后退,脸上挂着夸张的微笑。在他们俩离开视线范围后,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柳的微笑也再藏不住。“我希望在这个学校里他们的演技属于最差的那批。”柳说道,把自己被逗乐了的表情稍微敛了敛。“无论如何,这就是我们应该要找的地方…”
“这是音乐部。”乾说,他刚刚注意到,在他们左手边,有一间摆着整套大提琴的房间的门开着。“这里谁最富有,拥有大量网球方面的经验并且是个十足的音乐发烧友?”
柳点点头,和乾在同一时间开口:“柛教练。”

乾点了点头,他环视了一下房间里华美浮夸的装饰,以及装饰在门上的丝绸胸巾。“对,这肯定是他的办公室。你想敲门试试吗,教授?”
柳颇为不齿地瞟了他一眼,但仍然抬手清晰地敲了敲门。
“进来。”门里的人拉长了音调说道。

柳和乾跨进那扇门,立即被熏香的强烈气味包裹得喘不上气。不过相较于外面的果树气味,柳似乎更能接受这里的香氛,而乾则觉得外面的气味要好得多。他甚至庆幸自己的镜片足够厚,所以别人看不见他被这浓烈香气刺激出的生理性泪水。
“柛先生。”他们说着,正式地朝着柛鞠了个躬。金色头发的柛教练四肢放松地坐在壁炉旁边的椅子上。虽然他不是乾和柳的老师,但这人身上总有一种迫使别人对他尊敬有加的气质。
“柳君,乾君。我正在等候一个清音合唱团的来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走了。”柛一字一句地说道。乾微微侧首。好吧,他可够直接的。不过乾还是更喜欢龙崎老师当自己的教练。
柳决定主动出击。“日本的中学生正在打着颠覆科学的网球,没有其他任何国家能拥有这种能力。但日本仍然被认为是世界上网球实力最弱的国家之一。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和欧洲的网球队似乎也打不出在这里被认为是高阶的绝招——你对此有何解释?”
刚刚那么说是不是有一点儿太直接了?乾朝柳递了个眼神;柳以往的风格从不会这么直接。他们更倾向于小心地将问题拆分,分别询问好几个人,所以只有他们两人能最终得到回答的全貌。这不是柳此刻采用的战略。他是太心急了,还是另有打算?

在听了柳的提问后,柛在椅子里用力地舒展了一下筋骨,仿佛是他的一种回答。“你真的想知道真相,柳君,乾君?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得知了真相,你们对周围所有事物的看法都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
典型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1)。选择幸福地一无所知,或者痛苦地洞悉实情。至少,他们都清楚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回答。他们根本无需为此争辩。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追求一切知识和真相永远是他们的最高诉求。“告诉我们。”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网球是一项国际体育项目。”柛简短而倨傲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人,最终,他缓缓开口说道。“但是在国际体坛内,选手的分布却并不均很。在最新的国际网球热度调查当中,排名第一的是新加坡,全球第七。亚洲没有足够的网球市场空间。事实上,欧洲人获得大满贯冠军的几率更高,因为欧洲有更多人看网球比赛。这关乎于观众的满足程度,我们需要做到让欧洲观众能感同身受、代入感强。不管日本或者中国的网球实力有多强,重要的是最终爬到顶层的亚洲选手不能够多——为了保证欧洲观众看得满意。所以,选手们被要求无论自己的技术如何登峰造极,甚至达到了人类不可为的境界…欧洲选手都是更好的。”
“或者,我刚刚只是在对你撒谎,事实上你们这一代的日本中学生是许多家长自愿奉献的试验品,想看看他们的孩子能否进化成超级英雄。但是,因为这仅仅是首轮试验,所以小孩子们被教导通过打网球来提升自己的超能力,而他们本身没发觉自己和常人有任何不同。”柛说,扬起了一侧刀刻一般的眉毛。
乾皱起了眉头。这不失为一种解释,但是显得更不真实了。即使真的有办法让普通人成拥有超能力,为什么这种超能力没有展现在日常生活中呢?并且无论如何,人类都不可能作为任何实验的首轮临床试验品。首轮试验只能用猪或者猴子之类和人类构造相近的动物身上,然后才能考虑人体实验。并且,所有的参与者必须在知情且自愿的基础上同意实验。对毫不知情的儿童实施这种实验…这是道德上的绝对错误,没有任何公司能逃避可能的惩罚,尤其在实验样本范围如此之大的情况下。
“又或者,事实非常简单,你们只是忘了在逆境之下的人性力量能有多么强大。因为你们这些孩子从小被教育着认为网球就是全世界,输了一场网球比赛在你们看来约等于人间失格,所以逼迫你们显示出你们超常的力量。你们都听过一个人类在车祸中可以举起一辆车,或者一个完全不会游泳的妇女游完了整整一圈之类的故事。这是心理学的一种扭曲运用,因为你们作为孩子的价值观也是扭曲的。”柛说着,优雅地挥挥手,靠回座椅里。

“…如果你的做派一向如此,我能理解为什么大部分冰帝选手被认为有病理性精神疾病了。”柳干巴巴地说道。乾不得不忍下自己的笑意。但他想,也许立海大没有教练这一事实让他们缺乏和成人沟通的技能。

“我们得猜出哪个是正确答案?”乾问道。柛点头。柳烦躁地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朝着乾点点头。“给我们一点时间。”乾虚弱地说,拿出一叠纸,将一支铅笔递给柳。

国际作弊
1. 联合国反种族歧视法(2)会防止这一联合舞弊行为
2. 并不能解释网球技巧中的不正常

优生试验
1. 联合国人类实验法(3)表明了人类不可作为任何首轮临床试验的实验对象
2. 超能力也应该在日常生活中的其他方面展现
3. 这一实验已经持续多年,而非只限定于某个特殊的出生年份,从控制变量的角度而言,似乎失去了实验的科学性
4. 该实验旷日持久且全国范围内皆有发生,总有某些家长应该会无意间提起实验,但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家长走漏了风声


扭曲价值观
1. 其他国家的孩子也应该视球如命,不能解释为何只有日本孩子集中地爆发超能力
2. 选手会有选择性地使用无我境界或违反重力定律的绝招。这通常不是在比赛过程中才被逼迫出的技能(例外:越前龙马)
3. 日本也有只会打普通级别网球、却仍然视网球如生命的人。(例如:不二裕太)(4)

柳从这张清单上抬起头来,看进乾的双眼。所有的这些选项看起来都不大可信,但其中有一个似乎比其他的稍微可靠一些。“在我看来,扭曲价值观听起来是最不奇怪的那个了,但是在我们举证之后,这其中有这么多漏洞…”他喃喃道,吐息轻不可闻。
“暂且不论那些能驳倒它的反例,我认为优生试验本该听起来最不可思议。”乾说着,耸了耸肩。“但它的确对大部分我们提出的的问题做出了解释。”
“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行得通,但不太可能发生在我们的世界里。”柳反驳道,“不像种族问题,优生计划是为了人类利益而被禁的。也许是杞人忧天地过早禁止了;我们的科技还远远没打到可以自由创造出变种人的地步。”
乾推了推他的眼镜,板起了脸。“第四种可能性,这些都不是正确答案,他只是想把我们搞晕。”

“同意。”柳低语,以一种略带狡黠的眼神看向柛教练,后者似乎没听到他们之间的窃窃私语或者只是打算无视他们。“我们应该就这么回答他吗?”
“问他是不是还有别的选项?”乾嘶哑地说,“也许他有更多内幕?”
“他会想尽办法迷惑我们,并且你对此心知肚明,”柳打消了乾的这个念头,他皱起了眉,“他只会捏造更多无稽之谈,然后假装他已经告诉了我们真相。如果这一切只有一个正确答案,那么它就在我们手上的这三者之一。我们看吧。迹部对此知情,越前南次郎先生也一样。越前先生对此态度不明并且相当轻蔑,但是迹部却因为这个事实感到恐惧。”
“越前先生年纪轻轻就放弃网球了。”乾补充道,“他说这是为了养育越前君,但他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做。其他好几位网球选手既能保持和孩子的良好关系,又能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另外,越前先生留在家里只不过让越前君对他更不屑而已。所以也许越前先生是在自己的上升期里急流勇退的,因为他知道在一个全球舞弊的系统里,日本选手永远不可能登上顶峰?”乾快速地整理了几个事实,把它们套入第一个可能性里加以推理。
柳拧起眉。”这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我们有能力打破科学定律。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没有多少日本选手挺进职业体坛,而且为什么迹部会害怕这个,贞治?他根本没打算进入网坛,他计划进入商业领域。”
“因为他知道打网球根本没有意义,所以这个选择本身令他恐惧?迹部为网球拼尽了权利。他渴望成为最好的,但是如果他知道整个体制都是扭曲的,他也许根本就不会开始尝试。”乾锁着眉头指出,“他是日本最好的网球选手之一,但他同时根本没有任何打算进入职业网坛。”
他的朋友皱着眉,将双手深深插进发丝间隙之间。“他也可能是在害怕第三个选项。从技术层面而言,大量激发荷尔蒙和吸毒无异。如果你放任自己,你就永远都不可能重返赛场了。”
乾压抑着咆哮了一声,低头重新检阅手中的清单。“如果我们错了会怎样,柛先生?”最终,他大声说道。
“你们就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柛回答,勾起一个轻笑。“然后你们将穷尽此生苦苦纠缠于此,因为不会有任何人会告诉你们真相了。”
柳摇了摇头,明显感到恶心透顶。以真相诱惑一个求知若渴的人,并使之此生都为这个没有肯定答复的答案而纠结,这是一件糟糕透顶的勾当。“这儿的人居然没有全部悄悄疯掉,真是奇妙,”柳在乾耳边低语,“只有那些年纪小的看起来正常些。”
乾摆出一副同意的表情,有些沮丧地再次低头查看清单, ”有没有我们能够完全排除的选项?“
柳摇头:“他们听起来都一样地异想天开,只不过各有各的错漏。”
“用上你的直觉,”乾催促道,“这里至少有一个是我们可以完全排除的。”
柳闭着眼皱起眉,指向第一个选项。“这个确实是最不可能的解释了。”他说道,急促地呼了一口气,微颤的眼睑猛地完全睁开,凝视着那张纸。“我的直觉让我排除选项一。”
乾点点头。“好。那么你支持选项二而我支持选项三…剪刀石头…”他伸出拳头,柳向他递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布?”他问道,将自己握成拳头的手伸到柳面前。
“你有更好的主意吗?”乾问道。柳沉默了,无奈地抬起了自己的手。“剪刀…石头…布!”他们同一时间出了剪刀。乾皱起眉,这也许是个糟糕的主意。他忘了他和柳的剪刀石头布可能得持续好几个小时,因为他们总能不间断地猜中彼此的心思。
“用你的直觉,不要思考。”乾说道,点了点头。柳再次睁开了双眼,看起来十分疑惑,但仍然随着乾举起了拳头。“剪刀…石头…布!”
乾出了布,但柳出了石头。“选项三。”他们说道,异口同声地,怀疑着他们会不会为此后悔。
“这三个答案的其中之一比另外两个更正确。你们选择的那个更正确的,但它仍然不是正确答案。”柛以一种含糊其辞的态度说道。乾不是很确定这个解释怎么说得通:如果这个答案更正确,它理应是那个正确答案?
“你还有另一个没告诉过我们的选项。”乾说,深深皱起眉,“你能告诉我们我们之前的谈话中有提到这个选项吗?”
“不。”柛简单地说。


柳的怒火已经在平静的外表之下嘶嘶燃烧,乾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但相反地,柳站起身,端庄地鞠了一躬。“谢谢你的时间,先生。“他清楚而简短地说道,这让他一瞬间听起来有点像真田。乾也起身,点头致谢。
“既然你们没有更多的问题了,”柛悄声说道,“去吧。”(5)他们能听出柛语气里轻微的威胁意味。



在离开柛的办公室和音乐部的一刹那,柳的整个表情破碎了。他此刻看起来感到悲哀胜过怒火。“这是在浪费时间。我很抱歉,博士。”他说着,声音低沉。“这是个阴谋,而我们作为孩子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走的更远了。除非我们能有更大的影响力,可惜我们现在都没有。”

“不。”乾说着,摇了摇头,朝着柳轻轻地微笑了。他有种感觉,如果他们继续追究下去可能会性命堪忧,而乾喜欢活着。真的。即使他的好奇心会折磨他,他也会放下这件事。“这很好玩。即使我们没有得到答案,我仍然很愉快。我想念和你一同共度时光,教授。好像回到了从前。”

柳突然停住脚步,他们停在了大楼之外。他的表情很纠结,所有的情绪都在眉眼间一闪而过。乾感到惊叹。同一时间感受到那么多情绪,这是很困难的。柳看起来在艰难地寻找自己想要的词汇。他们开始慢慢地沿着冰帝的校园小径往外走。

“博士…不。贞治。我从未向你道歉。“他说,语气安静而温柔。“我从未因为我的怯懦而向你道歉。我从未向你道歉,因为当年未能和你说再见。”

乾感到自己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他不想回想起柳离开之后的那几个月。他把自己关在房内埋进学习里,完完全全地将自己封闭了起来。直到他走进青学网球部,加入那坚固的友情,得到大石、不二和菊丸的照料,才最终成为了如今的自己。

”你已经知道我早已原谅了你,莲二。”乾简单地说。“别道歉。我不想听到你说抱歉。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因此对你心怀愤懑。让我们就这么继续往前走。这就够了。”

柳的眼角似有什么一闪,然后他的脸庞渐渐柔软下来,融作一个更为温柔的微笑。“好。”他静静地说。他们已经没办法很好地掩饰情绪了,或许这隐藏已经再不可能。然而柳仍然往前一步,飞快地拥抱了乾。“谢谢你。”

乾闭上了眼睛,微微笑了。“你知道,我妈今天在家,而且现在我们离我家比离你家更近,为什么你今天不留在我家呢?”

柳点头。他们离开了冰帝校园,走上了东京的街头。“听起来不错。我要用你的手机给我妈妈打个电话,等我们到你家了之后再打。” 他们的笑声和细语渐行渐远,慢慢地消弥在他们身后。








【尾声】

迹部从柛的办公室窗户旁边踱开,俊美的脸上此刻深深地拧着眉。“他们已经走了,先生。”迹部说着,点了一下头,“他们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
柛垂首看着自己手中的红酒,坐在火炉边。他看起来很平静,但迹部发现柛并不高兴。从他壁炉架子上放着的是整瓶红酒而不仅仅是一杯就可以看出来。
“现在,迹部。为什么你不向我解释一下,为何他们会这么凑巧,从我的办公室前路过呢?他们的调查应该在找上你的时候就被终止。”柛问道。他的居高临下本该使得迹部退却;迹部从不擅长应付这位“音乐老师”。没人相信柛真的只是个音乐老师,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迫使自己相信这一点。
迹部指引着乾和柳来到这里,因为他隐隐希望他们能找出那个正确答案。他没有给乾和柳留下太多线索。他们不是全知全能,只是太过聪慧。他们只能从柛,越前南次郎和迹部给他们的微量信息当中找出更加稀少的线索。迹部对自己的希望有些过于乐观了。
“他们甚至不该找上冰帝。”迹部有力地说,“越前南次郎的任务就是掐断他们的好奇心,但他在这项任务上失败了。我将他们带给你,是因为他们不会循从我的权威,但是却可能遵循一位成年人的权威。尤其是一位向您一样有影响力的成人,柛先生。”
柛瞥了迹部一眼,迹部暗自祈祷了一下自己的运气。无论如何,柛接受了自己的说法。
“越前南次郎会得到惩罚。他的轻率之举会被他一直刻意远离的某个人察觉的。”柛饮尽杯中红酒,从扶手椅中站起身。“至于你…在U-17训练营里,你会被和桦地君分隔开来。你该长大了,迹部。”柛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嘲讽。
”先生!“迹部抗议着,随即他的理智告诉他此时应该闭嘴了。如果他说了任何事,只会使得一切变得更糟。就像上次关于他头发的意外一样。他只是沉重地点点头。他只希望越前南次郎受的折磨与让他和童年好友分离一样痛苦。如果越前没有给他以希望,他现在也不会处在这一片混乱中。
”现在,如果可以,我要给许斐打个电话了。“柛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了老式的线路电话。迹部只是静静看着,没办法动弹。也许如果他留下,他能跟许斐老式抗议一下,比如争论桦地对他很有用或者他只有十四岁并且没有必要现在就长大…
但柛似乎看穿了迹部心中所想,指向门口,”去吧。“他简短地说。这是一个清晰的遣散指令。迹部深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保持着优雅的仪态离开了柛的办公室。

他痛恨为这两个毫无人性的人保驾护航。







-全文完-




1)译者注:原文The Red-Pill or Blue-Pill dilemma,描述有得有失的两难困境

2)译者注:并无此法,或无强制效力。体育相关仲裁应向国际体育仲裁委员会提出。

3)译者注:并无此法,或无强制效力。医学道德相关仲裁应向各国医学道德相关委员会提出

4)译者注:柳在这里使用了反证。即提出一个反例情况,以打破一个假设的逻辑顺接

5)译者注:原文为“Itteyoshi”,“行ってよし”。柛教练的口头禅。







【译者后记】


我,爱惨了这种绝对理性里的浪漫至极。



我想贴出最后部分里,乾对柳说的话的原文。这部分的原文语境太过美妙。温热,美好,仿佛一整个旱季酷暑之后,傍晚六点,蒸腾热气和金光的夕阳沉下。在这夕暮光辉里,他说,I miss spending time with you, Kyouju. It was like old times.

在我的文化语境里这与告白无疑。但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方式解出更深厚的余味悠长。

他说的不是“我想念与你共度的时光”,而是“我想念与你一起度过时光”。前者的题干大概是我想念旧时光,后者的则是我想念你。

【“No.” said Inui, shaking his head with a small smile...
“It was fun. Even if we didn’t get an answer, I had fun. I miss spending time with you, Kyouju. It was like old times.”】


乌溜溜地黑眼珠和你的笑颜,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改变。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样溜走,转身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


再次感谢作者andamiro的文章和授权。一切权利归属原作者。AO3链接会尽快放出。

祝阅读愉快。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