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The Big Conspiracy [3]


The Big Conspiracy 阴谋论

作者:andamiro (arysthaeniru)
译者:解宁



(5)

冰帝校园里的果树多得惊人。在整个充满活力的、清爽的校园里,芬芳馥郁的果树和崭新修剪的草坪使人流连。原本乾觉得立海的校园已经是中学当中异常漂亮的了——但不知为何,柳看起来对这环境感到的是厌恶而非惊赞。

“我讨厌这气味。”他喃喃道,乾探究式地看着他,“闻起来就像精市的病房,洒着俗不可耐的橙花清洁剂…”

乾点点头,感到些许同情。他不知道眼下应该说些什么。手冢在去年因伤离队,但患的那并不是性命攸关的重病。更何况他本人和手冢的友情,在任何层面上都远不如柳、幸村和真田来得紧密。手冢仿佛不是任何人的朋友——除了大石,也许还有不二。”那我们就速战速决,好吗?”乾下定决心。这看起来对柳只是个半心半意的安慰,但柳却微微笑了。

“总之,迹部掌握了什么关于这件事的消息?”乾问。他们横穿过冰帝校园,路过巨大的校舍和被迹部的脸庞占领了的消息版。“他和我们一样,打着违反科学定律的超能网球。”

“也许是因为他在海外的参赛经历?他在英国长大,或许能给我们一些从英国角度得到的观察。”柳说着,耸了耸肩。“但是为什么越前南次郎会知道这些?也许我们找错人了…”

“这不是青学的乾吗?嘿,你在这儿干嘛?”一个尖刻的声音传来;二人还未来得及仔细思考他们是不是错了,就闻声转过身来。在他们前面的是宍户、向日和芥川;宍户和向日一边一个,支撑着正在呼呼大睡的芥川。

“我们正在找迹部。”柳说着,挂起一丝微笑。乾知道柳因为冰帝三人不记得他的名字甚至直接忽视了他而感到恼火。当然,乾更令他们印象深刻这点确实相当诡异。一般而言,人们更可能记住立海三巨头之一,而不是青学的数据达人。“你们知道他在哪儿吗?”

“我想他正在学生会办公室呢。他们在筹备校园祭,是吧?“向日说着,将慈郎的脑袋从肩膀上推开,以防止对方把口水流得自己满身都是。

“其他所有人都已经走了,我看见咲刚刚也离开了。但是迹部肯定还在那儿,毕竟他是个工作狂。”宍户百无聊赖地说着,猛地戳了戳芥川的肋骨,迫使他转醒过来。

乾温和地笑了笑,“谢谢你。”他说。也许这个学校的某处会有张校园平面图,毕竟这个校园里看起来有超过十六栋楼。


“我们可以带他们过去吧?”芥川睡眼惺忪地说道。他扶着宍户的身侧站稳,揉着刚刚被后者捅痛了的肋骨。“反正小景(Kei)的房间里总是有枕头的。”

宍户和向日都瞪着芥川,但最终仍然生硬地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率先走在了他们前面,小声地争论着家庭作业的问题。

柳只是摇了摇头,扯出一个干笑。“我很庆幸丸井现在不在这儿。每次我们为了任何事来冰帝,芥川总会不停地询问关于丸井的事情。”

乾微微一笑。“不二也一样。只不过不二受到芥川的骚扰少一些。他一般无视他。”

柳耸耸肩,双手抱臂。“丸井总是习惯于去帮助别人。但唯一会好好待他的人是桑原。如果别人对他大献殷勤,他会觉得十分困惑。他没有恶意,只是感到困惑。当然,他享受别人的关注,在他发现在芥川面前小露一手就能得到许多好处之后。”

“…你们打算当变态的心理学家还是怎么?”向日转身,带着一种受惊吓的眼神看着他们,“我们还在这儿呢。”

“你会对我们这么刻薄是因为你在嫉妒,你希望丸井的情况也能发生在你自己身上,因为你有时候感觉自己不合时宜,只不过是其他队友的陪衬。”乾慢悠悠地陈述着,眼镜片在阳光下一闪。他不喜欢别人喊他变态或者怪胎。他在过去已经忍受够了。在那时,他被整个社交圈驱逐,孤僻游离。那是在柳和整个数据的世界闯进他的生活以前。

向日耸了耸肩,宍户朝他投去疑惑的一瞥。柳歪歪脑袋,推开了迹部的门。迹部正坐在桌前,往一大叠文件上签字,手里端着一杯无酒精的香槟。他因为向日推开宍户的响动而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将笔放下然后起身。

迹部看起来心情愉悦。”本大爷愿意对你们提供他慷慨的帮助。请坐吧…别坐在那些豆袋软椅上,我想慈郎已经霸占了它们…”迹部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微笑。柳和乾推开椅子坐了下来,交换了一个被逗乐了的眼神。宍户和向日还在围绕着芥川以及学校作业争论不休,看起来他们根本没有消停的时候。

“是这样,我不愿意拉家常来浪费你的时间。”乾首先开口,“第一个问题关于你在欧洲时的网球比赛。和日本相比,它们怎么样?”乾问道,掏出了他的笔记本。

“欧洲更好;好得多。”迹部说着,理所当然地耸耸肩,抿了一口手上的香槟。“我的意思是,我只在那儿只呆到七岁,而且那是我的网球水平远不如现在这样华丽。但那些欧洲的比赛很难打,他们更注重于攻击对手的弱处,而不是加强自己的长处。他们擅长打心理战术。”

“所以,他们不会打出你不可能破解的招数?那些看起来正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柳问道,微微侧首。

迹部摇摇头。”那些招数都有法可解,如果使用’透视’(Insight)的话。他们的盲点很多。”

乾和柳快速地对视了几眼。“不全是那个意思,迹部。”乾说着,略略耸肩。“他们像我们一样打球吗?像日本选手这样。他们能打出违反地心引力的球、能烧坏球网打穿墙壁吗?”

迹部的表情瞬间冰封。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一瞬间难以被察觉,因为迹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恢复了平常的表情。但对于乾和柳来说,迹部的僵硬显而易见。这证明迹部知道些什么——如同知情的越前南次郎一样,和毫不知情的幸村以及真田不同。

“我不太确定你是什么意思,我想你可能是找错人了。”迹部几乎是不情愿地说道。“欧洲的选手比我们打得好,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会很乐意回欧洲继续我的网球生涯。”

这太明显了。迹部绝对想要隐藏些什么,几率为97.56%。乾平和地笑笑,“谢谢你的时间,迹部。你能想到其他任何能帮我们比较其他国家和日本网球水平的人吗?”

迹部停下脚步笑了,“我想我的人选和你的想法不谋而合,任何在我们网球界的外国选手,比如藏兔座或者杰克桑原。任何一个打过国际大赛的人,或者任意一位教练。其他的…我也不能说什么了。”乾希望柳能像他一样,捕捉到迹部最后一句话里压抑的绝望。柳对于洞察人心和组织语言方面比乾更胜一筹,所以乾确信柳也感受到了同样的讯息。

“我明白了。我们十分抱歉占用了你的时间,”柳说着,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迹部对他回以微笑,如同他其他日常举动一般耀眼而浮夸,“噢,但是你们决不能不参观一下我们崭新的花园就匆匆离开。请看看吧,它们美丽非常。进口自希腊,是一位不知名的好心人慷慨捐赠给冰帝的,以保持我们校园的环境优雅。”迹部说着,眼睛闪闪发亮,“宍户,为什么你不带他们去看看花园呢?走那条远路,那儿风景更好。”

宍户从与向日正在进行的夹头摔角游戏中抬起头来,芥川在旁边帮他们记录分数。“什么?”棕发的男孩问道,没有放开向日的脑袋。

迹部用一种能冰冻住滚烫血浆的眼神瞪着宍户。芥川转了转眼珠子,对宍户挑挑眉,“那条远路,亮君。那条长长的小径。”宍户仍然看起来呆呆的。

“对,傻瓜。”向日的脑袋被宍户捂着,闷声说道,“别吃那么多奶酪三明治了,他们塞住了你的脑子和动脉然后你会缺水而死,这样谁能来弄醒慈郎?那条该死的远路,你这白痴。”


宍户猛地放开向日然后站起身。“行吧。”他轻快地说,向日在一旁抱怨着自己不知感恩的朋友,“那我们走远路吧。这边走,乾君,柳君。”

乾因为迹部不满的神情和芥川毫无保留的热忱而几乎忍不住大笑。柳在忍笑这方面做得比乾稍微好一点儿,但他的唇角仍然微微地弯起了一个弧度。他希望没有任何冰帝的正选将来选择当间谍作为自己终身的职业。




tbc.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