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近期一點總結。乾的部分。



理论化一下我对乾的喜爱。在青学里我切切实实最为喜爱的就是乾贞治,有没有cp滤镜倒是其次。我最激赏他的一点是,这个人非常懂得照顾自己的核心关切。意思是,他对自己真正在意的事物执着非常,并且会理性地设计路线并采取行动将其达成。
例如关东大赛,他的核心关切就是柳。为什么莲二不辞而别?我能不能打赢莲二?这场比赛会有什么后果?同莲二能否以此解开心结、达成和解?乾的思考是单向的,深密却也直接。他虽然有孩子气、天真又狡猾的一面,但是在关键时刻(例如许斐着重描画反复强调是key point的关东大赛s3),他表现出的是一种非常强的、情感为主导的爆发力。这种东西非常纯粹,是网王的各种粘腻花样里能被挑拣出来的宝石。




网王里所有人的故事都是以相遇作为开端,只有乾的故事从一次离别开始。他于失去柳的那一天发现柳的不可或缺。乾从来有一个很清晰的目标;他说立海有七个手冢,他就首先得挑战手冢。他的故事开始于他踏入青学之前。他唱在这前方的、等着他的人,他对其一无所知。其实他哪里一无所知;他再清楚不过。 ​​​





大约是一种相辅相成的作用,乾的性格里有一种天然的自由,他并没有绝高的集体荣誉感,没有无谓的好胜心(所有的前缀限定词都很重要),从另一面来说,他的道义感不如网王里其他更端正的角色来得强。虽然身为青学三强又身兼军师名衔,乾却始终展现着一种可谓利己的精明、对提高自己本身力量的至高诉求,甚至有时候展现为一种荒诞嬉闹的无谓。这一点和柳非常不同。在合理范围内,乾是会坑队友的,但柳不会。
柳这位朋友非常地typical Japanese,他孤身一人时,需要给自己留下余地以求安全感。他的道德感、荣誉感和后期(尤其是动画里)暗示的masculinity,加之非常发达的感性通感,使得柳内心受到的束缚和禁锢远多于乾。从个人价值观认同角度而言,我本人对乾的认同感远远高于柳。根据之前的分析,柳有一种心理层面的、事实上的脆弱。这使得他矛盾,又让他以更高(也更无实质的)道德感来隔阂自己的理性和感性来掩盖这种矛盾。这种vulnerability难以被旁人觉察(网王里其实能觉察到这些瞬间的人屈指可数)而乾很打动我的一点就是,他是能够察觉到柳的这些孱弱易碎的方面,并且沉默地去back up柳的人。我最开始读漫画时第一次被柳击中是很单纯的,就是觉得他美,以乾的视角展现出的那一个柳回首微笑说再见的画面太美了,令我忽然受到单纯的美的重击。关注这两位之后的各种研究能让我进一步了解他们,但是里面的最重要的情感因素非常、非常真挚,是从旁佐证难以描摹的。
跟ao3的写手姑娘讨论。她觉得柳和乾感觉在成人时候会更难在一起,因为彼此方向不同且互不妥协。我觉得恰好相反,两位学长应变性太强了;他俩不会停留在过去,而是爱着当下的彼此。暮色憬然的那个傍晚会永远保存,但现在落在我眼里的你,成熟冷静、热情似火。就是爱这个活生生的你,无论什么模样。


在对战三津谷、柳力竭倒在乾怀里时,他按照自己对乾的能力的了解,判断乾当时的胜率仅有33.1%。但随后,乾干脆地打赢了三津谷、把后者的徽章献给了柳。
柳也许不敢确认,他的自身存在即是那66.9%。另一个有意思之处是,乾在柳打三津谷的时候在场边大喊大叫极其话痨,乾自己打三津谷时却是横眉冷对不发一言。真社会你乾哥人狠话不多。 ​


NPOT军机处三位的情报策略还是很能反应各自性格特征的:乾采用传统自然科学方法论的Large-N analysis,广泛采集样本构架双盲实验得出二阶数据推算合理可能。柳擅长读心,是科学中的哲学领域:能否仅依靠数据推断人类的社会性行为?这是自然科学与部分社会科学的对撞。三津谷,基本上就是一位黑客了…


柳的数据网球里除了基础的情报收集,更多的是依靠经验说出预测,给对方心里威压。但打心理战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他自己心理的敏感和复杂。亚玖斗的数据输出就是专门针对他较为脆弱的心理防线攻击的。在柳下意识对自己产生强烈怀疑的时候,和动画xjb改的“可能性”不同,漫画中柳奋起反抗的关键助力,是乾在场边喊了一句“莲二,想想我们当年在关东大赛时的比赛。”


在数据网球的阶层里,乾的级别其实并不很高。论理,他还在搜集数据并计算的层面,上有柳、小春和三津谷。他师从柳莲二,但尚未(也是性格使然)发展出类似“读心”之类的二次处理/输出有攻击力的判断这样级别的东西。但是乾最大的闪光点大概是他在理智之中,情感依旧纯粹、有力、真诚。他两度被柳打到怀疑人生,但是最后还是吊着一口气和精神力撑下去。他两次在柳手上尝到“自己最为骄傲的武器被碾压得一尘不值”是什么滋味,他对一个靠数据打球的选手突然发现数据一点用都没有这件事非常了解。但在柳第一次体验“数据无效,毫无办法”这种绝望的时候,乾不管不顾地对他喊,“想想我们的关东大赛。”

关东大赛他为了复刻儿时和莲二的比赛一度舍弃了数据;他知道放弃数据的未知恐慌和无助感。然后,他在柳必须也放弃数据的时候鼓励说,没关系的,你可以的,我也曾这么做过,别害怕。
即使柳就是那个曾让他独自体会这种恐惧的人,但在柳恐惧的时候,他用柳给予过他的伤害来宽抚了柳:你看,不要紧的,慢慢来。就好像托着对方的手臂,慢慢地从清澈的浅滩,一点一点浮游到更黑更远的深海。而这深海尽头有星河烂漫。
柳在全国大赛D2的责任感以及冷漠下的暴怒,让他几乎没把乾直接打死。但是乾最后却用两次柳捅在他身上的深伤,来鼓励柳,别害怕。

“Come, I’m here. I’ve got you.”

别的想法我都不说了。客观来讲,乾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了。




看COCO,听Remember me,不言说的旧温柔。好的情感给人的感觉都是相似的。這隻曲让我想起两位学长,让我想起冬夜星河。让我想起炉火和故乡。如同夜里抚上阳光曝晒过的麻布料子一般。眼前人是心尖上的人,是心底的老照片。一伸手就扑了个满怀。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remember me,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For even if I'm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travel far; remember me, each time you hear a sad guitar.
Know that I'm with you the only way that I can be;
until you're in my arms again.

Though even I’m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until you’re in my arms again.


拥抱毫无保留;拥抱坚实温暖。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