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风的去向


网王动画版本的许多瞬间都让我觉得:“啊,这是爱情。”譬如幸村朝真田转过身来伸手,他背后沉下巨大夕阳。譬如不二在手冢的头顶撑开伞,在雪里愈走愈远。譬如忍足看迹部的眼神,譬如凤近乎祷告地念宍户さん。
但是乾贞治和柳莲二,他们落在我眼里的每一秒,都超出这种爱情。如今说起,大概是一种神交。 ​​​

柳这个人是有一个自己的小世界的;乾这个人也是有一个自己的小宇宙的。各自有着这样的空间还能使这空间重合且欲彼此拥抱,这件事真的又美又奇妙。 ​


思考网王的关系性时我会选择证据,即我不采纳动画的原创剧情、除漫画原著和公式书之外的相关产物(例如声音、游戏、物贩)也仅做参考,不引用于主线推导。昨晚开出了柳的SR故事剧情之后,对于非许斐老师笔画的类官方刻板印象剧情(比如图片剧和音游都用了的徘句设定),觉得或许还是有部分可取之处的。出品团队设想中的柳是一种日本美的具象。他的一切人设——将棋,茶道,俳句,书法,夏目漱石,都在强化这一刻板印象。但我最初被他狠狠击中的一瞬,他除了乾什么都没有。没有后来的“和风美人”设定,没有令人生厌的关系平衡。那种动人完全发乎于情。柳本质里的温柔以及本质里同样存在的尖刻、他遗世独立的心性和与此同时对于陪伴的渴求,这些东西在商业衍生的权衡之后,只能表达出很小一部分。
乾和柳的故事属于网王里比较难以发掘的暗线,需要商业平衡条件的动画及衍生更会有意模糊很多东西,并非许斐老师本人的第三方很难理解和重塑这两位关系中的精髓。但是暗线多么好。暗线多么好。摆在明面上卖给大众的我未必吃,但是给我星辰吧,它们不会蒙尘的。它们又美又璀璨,是深山冬夜冻清醒之后才能看到的熠熠银河。这两位已经成为了我心目中日本幼驯染爱的具象,此前此后无出其右。许斐老师说关立S3是key match用心到什么地步,多一分落俗套,少一分情不到。那场比赛的状态简直是诉情的巅峰。即使柳这个角色只此一战就此再不出现,他也痛快活过,完满无憾。


看着文突然想到,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两位学长分开的这些时间都能读个带honors的本科学位出来了啊。他们到底在磨蹭什么???从吉祥寺到藤泽市他们难道还得拍电报不成???
两位学长的关系有趣的一点:柳做规划从来以别人出发不为自己考量,而乾做规划从来就会将柳包含其中。柳不告而别是激励乾打单打,任劳任怨是为了幸村健康,比赛弃权是为了赤也成长;至于他自己开不开心痛不痛苦都不打紧。在立海里他可以和幸村谈美学,和柳生谈文学,但他和真田最可谈、最默契的是仁义。 ​​​NPOT动画组的瞎几把改里有一处我倒觉得恳切:赤也为前辈给予的机会向柳道谢,柳的反应是一脸慈祥地说“我可没有做什么值得你感谢的事”。
新网王增补了真幸幼驯染这个设定后,立海三巨头的友谊更有迹可循了。柳因为相似经历,对这种强烈排他又包含依赖的关系性感同身受。真幸从未经历过比住院更长的分离,而柳在“分离”这方面太有发言权了。在幸村住院后,柳是可以体谅真田的,所以即使本质淡漠,仍处处出手帮持;真田却没有暇余去体谅柳。 ​

而乾,乾的时间线里,唯一的核心人物就是柳,仿佛他生命的轴承都在围绕柳转动。九岁两人潜入大学确定博士教授的昵称;十岁junior双打优胜,同年五月柳不辞而别。十四岁乾参加立海升学说明会。这一年修学旅行柳去了中国,乾则去了台湾。他们曾约定长大一起去夏威夷住。未来和童年一样简单、明朗、有他就行。
他从很久以前的单位就不是他自己,而是“我们”。“我们要挑战世界”“我们的资料”“我们的作品”。从对那人说“我们要一起挑战世界”,到悄悄跑去立海升学说明会,乾这种一心一意拼命对方纳入自己未来规划里的行为,真的可爱。柳出于“这是为了他好”的认知不断地把乾推开,但乾就是四年一日坚持不懈地追缠,都说不好他是不是神经太大条——大概人深情起来都是相似的吧。 ​他的过去有柳,未来也要朝他走去。

所以NPOT更新里柳进国家队后坐在乾身边说抱歉贞治,乾说没关系。一个道歉的是什么,另一个原谅的是什么,都清楚明白而且令人柔软。

我站在江之岛的海滨上,吹着近乎狂暴的海风去思考他们。藤泽的海岸公园,距离立海的原型湘南工大附中仅十分钟步行距离。那里的海沙饱含灰质,踩上去便是尘仆仆的灰土感。阳光无力穿透厚重阴云,却硬是要在海面和山峦上洒下光束。夕暮时分,金光从云层缝隙间劈下。它们纸张似地薄薄切开天幕:光纱一瀑一瀑落在横黛于海沿的山镇上,竟将这人间图景拢作一派神圣模样。那镇上有我牵动全身心来喜爱的、不存在的人。


在几度藤泽漫步的时间里,我都在感受着一个命题:无论柳是否愿意,他人生里的某一个阶段就应是属于这里的。属于神奈川海边让我想起澳洲的小而清洁的房屋、属于江之电的徘句箱,镰仓文学馆的漱石展,苍云荫蔽下庄宏的立海。它的清晨灰蒙蒙的天、它稀薄的日出,烈日,灰土质的海岸线,不甚湛蓝却温和的海平面,天空覆盖庞大的云群,远处模糊的山峦曲线,近乎垂死的落日。全部适合一个穿白色衬衫光着脚、力图保持头发柔顺整齐的青年。 ​正如同此前他属于东京一个火烧云的傍晚,正如他和乾曾且终将彼此属于。 ​




老想到蛋白说关立S3这场比赛“美得不像话,深情得不像话”。深以为然。
在动画里,柳所有笑容的终点,都是这样一个流露伤感的表情;而漫画里,柳所有伤感的表情,最终都会化为一个眉目温柔的笑靥。
我觉得这真的特别能说明问题。不是说哪一种表达方式在客观上不如另一种。但是我觉得柳最后一次对乾挥手道别、绽开笑容的时候,他笑得真美。儿时我看到这一幕,忽然感到一种被扯住骨髓的耸动。我本能地觉得这一幕很美。它太美了,使得我十余年来不能忘怀。我不知一个小孩能发展“容人”这精神到何种地步,但我觉得乾贞治的确是幸运的。他完全地拥有这个笑容。他们在这一刻就回圜完满。从此以后他若辜负亦无余话。幸而他没有。

京都联动活动的原作徽章,许斐给我的两位学长选择的名场面是,
「あまり失望させるな、貞治。」
太对了,真的太对了。我心里想的就是这帧。就是柳的这一句。这一句真真是思绪万千,却又举重若轻。想说的一万句,出口却只有这一句。

总觉得爱情可以不是一个连续状态,而是一个瞬间。在那瞬间里你的存在狠狠地击中我、占据我所有骨血思想;在那个瞬间你完完全全存在于我的存在。这些瞬间可以串联起来成为地久天长,也可以只是刹那花火却明亮如爆裂星辰。在你眼里我活过。我从未如此痛快生活。

“它充斥着、充斥着我的灵魂。”


关东大赛S3里就充满了这样的瞬间。这一个瞬间一个瞬间的爆发开来的情绪涌上,铺开成一片不知道时汗还是眼泪的东西,风一吹如同吹过了神奈川的海,又如同吹过了那年两位小友分着喝的一小瓶盐汽水。多好啊。多好啊。让人觉得从此之后,即使两不相见即使没有未来即使因为异变而恨对方入骨——

那一刻他爱他。


网舞里幸村与真田的那一句「人は幸せになるために 生まれてきたのだから」,本质就是叶夫屠申科的这句:


“幸福是​​​人天生的要求,比这更神圣的东西再也没有。”




如果存在一个应许之地,那就设计去达到它,无可回圜、不要后退。因此在我看来关东大赛S3才太动人。拼今度尽君一面欢,I think I want it to stay. ​


关立S3后两位握手时,乾的嘴角朝下严肃深沉,柳则微微扬着浅笑。我想是因为,乾在最后的一次次回击里,明白了柳当初不告而别的原因,知道柳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变得更强。而柳则是因为完满见证了乾的成长,而感到欣慰又安心。


“这样我不在你也会很好。”

“I will let you go and set you free.” ​

但你為了他而放開他,他卻抓著你的手不放手。就好像你傷害他的時候他咳出血轟然倒地,你受傷害時他永遠會衝過來,把你接到溫柔的懷裡。

“如果在路尽头,能给你一个拥抱。我会忍住不会颤抖。”


特别足够了。


風の行方を知りたくて。

「柔らかく君を包む あの風になる。」


I don’t wanna be an island, I just wanna feel alive and, it’s so good to see your face again.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