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The Big Conspiracy 阴谋论 (1)


Archive of Our Own 

Rating:General Audiences

Archive Warning: No Archive Warnings Apply

Category:Gen

Fandom: Tennis no Oujisama | Prince of Tennis

Characters:Yanagi Renji, Inui Sadaharu, Yukimura Seiichi, Sanada Genichirou, Atobe Keigo, Sakaki Tarou, Echizen Ryouma

Additional Tags: Mystery, Breaking the Fourth Wall

Language: English

Stats: Published:2014-07-18 Words:10337 Chapters:1/1


The Big Conspiracy

andamiro (arysthaeniru)


阴谋论


作者:andamiro (arysthaeniru) 


一般受众/无特殊警告/テニスの王子様 网球王子


柳莲二, 乾贞治, 幸村精市, 真田弦一郎, 迹部景吾, 榊太郎, 越前龙马



简介:

柳对于专业球员和中学生之间的实力区别感到困惑。他和乾决心为眼前的迷局找到答案。时间背景为网球王子全国大赛之后、新网球王子U-17之前。此时的越前尚未抛弃青学。





(1)


如果有人在那个夏夜的11点,往柳宅里看一眼,映入眼帘的将是一副糟糕透顶的场景:试管里沸腾着颜色诡异的液体,厨房里到处散乱着气味刺鼻的原材料。而在这仿佛精心设计过的混乱正中央,站着两位年轻的中学生,戴着口罩,围着围裙。


“你知道,” 柳皱着眉,一边仔细地将蘑菇切成薄片,一边说道,“我们打的并不是真正的网球。”


乾此时正在炒着虾和甲虫,他抬起头,眉头紧锁,“教授?”他以一种好奇的口吻问道。


柳转过身耸耸肩。“嗯,看看四大满贯的比赛,费德勒从来没用过无我境界或类似的绝招。 德约科维奇、穆雷、纳达尔、瓦林卡...老一辈的选手也没有,甚至那些网坛传奇都没用过这些招数。麦肯罗、桑普拉斯、贝克尔、阿加西...”


乾一边快速地翻动着虾使其两面均匀烤熟,一边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而看看那些日本中学生比赛的照片或者录像,砸墙壁,烧球网...甚至无视时间和空间的物理定律,违反牛顿力学定律....”柳耸耸肩,将切成薄片的蘑菇一股脑儿扫进搅拌机。“我能举出无数例子。没人能这么打球。我对比了美国和欧洲的中学生比赛;他们打的只是普通的网球。而他们的网球社本应该比日本的强得多...”


乾扶了扶眼镜,关上炉火,把甲虫和虾也投进了搅拌机,“嗯...不过,日本的网球社最终会超越美国队。我们知道两队实力的对比曲线已经突然变陡;那条曲线肯定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计算。”


柳一边将青柠榨汁,一边摇摇头,“不,你的这个说法也不正确。”他暂停了自己手头上十分费劲儿的活计,回过了身,“在这个网球圈子里,你知道有谁在像真正的职业网球选手一样地在打球吗?”


乾皱了皱眉,开始清理炉灶,“要我说...能像费德勒或纳达尔那样打球的、最顶尖的选手,大概是幸村,或者甚至是迹部...”


 “对,”柳说着,点了点头,“但迹部不算,因为我从没听说过有任何选手能打出冰之世界或Insight这种绝招。所以,在我们所知的前十名顶尖网球选手里,只有精市一人还像正常人一样打球;然而即使是精市,也经常会打出些魔幻的球...还有谁?”


 “不二裕太。观月。圣鲁道夫的选手和山吹的...”乾也停下了动作,认真地思索着,“银华中学、玉林中学、不动峰的所有人,除了橘之外...白石,从某种程度上说来也是。”


柳点了点头,回身继续榨他的青柠汁,“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列举的这些人,他们的网球水准都能比肩职业选手了,但是在我们的圈子里他们甚至排不上号。贞治,那些打着职业网球的人居然被我们远远甩在了身后。我们打起球来像是有魔力加持的超级英雄,而不是小孩儿。”


乾一边摇头,一边把他们用过的碗盘碟扫做一堆,一股脑地擦洗着。这些碗盘本以一种非常有序的方式摆放着,但他们发现这种清洁方式效率最高。“教授,你的逻辑不能完全地自洽。幸村能够使用无我境界;你甚至告诉我在全国大赛后的伤痛期,他甚至能使用天衣无缝之极致。他不用这些绝招的原因只是出于对耐力的权衡。在成人的比赛里,他们打到五局抢七的可能性很高;为什么他们不能是为了保存体力而选择不用这些大招呢?”


柳耸了耸肩,“我只是不确定他们真的会这些招数。上次弦一郎和我在他家看了费德勒小时候的比赛视频;他没打零式削球,没用风林火山阴雷,没有三重回击,就是...普通的网球。他并非在职网圈子里隐藏了真正的实力;他根本没有能力开这些大招。”


乾的眉头锁得更紧了,“我们应该去进行调查,”他说,完成了清洁工作,靠在了流理台边上,“越前的父亲曾经是一位职业网球选手,也许——”


“——我们可以去拜访他一下,你是想这么说的吧。”柳说着,榨完了青柠汁,将它加入了搅拌机,“但是他会帮助我们的概率只有63.4%。据网球周刊的井上和芝表示,他们在越前那里无功而返。”


“这个几率已经高得至少值得我们一试。”乾总结。他盖上搅拌机的盖子然后按下开关,两个人在搅拌机的轰鸣中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他们俩都庆幸今晚柳家没有其他任何人在,不然这样一个冒险的试验不可能得以进行。柳的父母不乐意在这种莫名其妙的调制饮料上浪费金钱,而柳的姐姐讨厌这些噪音和味道。乾和柳两人的家里很少出现家人都不在的情况,所以一旦有机会他们就必须好好把握。


“完成了吗?” 柳问道。乾将搅拌出的混合物分开,凝视着成品的表面。


 “不,还没100%地完成。目前它还是固态的。即使不是固态,它也足够难喝了。所以它必须是完全的液态才行。”乾轻声悄语,“前期实验证明,当乾汁作为完全的液态呈现时,更容易让人下咽。”


“用牛奶来稀释它吧。”柳说着,打开冰箱,将一纸盒的牛奶递给了乾。乾将半杯牛奶倒入了搅拌机,合上盖子,然后再次开启了搅拌功能。他们将脸凑近搅拌机的底部以便于细致地观察搅拌情况。当柳竖起拇指的时候,乾按下了关闭按钮。


“这是目前最佳的配方和气味。”乾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掀开搅拌机的盖子,“而且它看起来也不错,粉色的,还冒气泡。”


“这得感谢那些大虾,它们是不错的添加剂。”柳说,微微扬起了一个得意的浅笑,“这些会对明天的练习赛很有帮助的。”


乾一边点头,一边将混合物从巨大的搅拌机里倒入三个大瓶子里。“真田召集了这次的练习赛,是因为你们也都得到了U-17的邀请函是吗?”


柳点点头,开始清洗搅拌机。“精市认为我们最好保持在竞技状态中,而且他也想和手冢再打一场。他对此积怨已久——即使他装作自己毫不在意。更何况她和手冢在很久以前还有一场未完成的比赛。”


“那么我们应该期待幸村能战胜手冢,他的胜算更大…但是,”乾瞟了一眼装着蔬菜汁的瓶子,显示出了一丝焦虑,“不然我性命堪忧。这一次的蔬菜汁可是目前为止最强效的。”


“精市会赢的;他目前对胜利的渴望程度比手冢高45.6%。越前还是会和赤也对决并且赢得比赛,所以他不会因为输了球而拒绝我们访问他父亲的请求…”柳说着,微微皱眉,“他非常不喜欢这蔬菜汁,对吧?”


“他恨透了它。”乾点点头,肯定地回答,“但是如你所说,他的胜率高达92.3%,这不成问题。”


柳干巴巴地笑着,背靠上流理台,用毛巾擦干手。“那样精市也会出离愤怒的,不过不是针对你。这果汁尝起来有多糟?”

乾轻笑起来,扶了扶眼镜,从柳的餐柜上拿下了一对小酒杯,看起来它们是柳的父母用来喝小盅烈酒的玻璃樽。“保证可怕,我们没有理由隐瞒它是我们创造的这一事实,正如同我们第一次向立海展示我们的作品一样——也许还是把它作为输了球的惩罚。”


柳短暂地回忆了一下弦一郎在那次喝下乾汁之后像个宝宝一样哭了两个小时的场景,“如你所言,博士。干了它?” 他问,两人将小玻璃杯斟满了少量蔬菜汁。


 “哈,干杯!” 他们碰杯,仰头将杯中物一饮而尽,随即被那味道恶心得皱起了脸。


“完美的灾难。”乾一边咳着一边说,柳点头以示同意。他压根儿说不出话,眼里漫上了泪水。




(2)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所有人。” 当青学的成员们走进立海的网球场时,幸村轻快地招呼道。乾立刻注意到幸村看起来比全国大赛期间状态好得多。不知为何,当他们担心着全国大赛的赛程和与病中幸村的比赛时,乾几乎没有注意到当时幸村看起来是多么地憔悴和病态。从事后诸葛的角度看来,幸村在与越前比赛时,仍然深受病痛侵扰。


现在,幸村的肌肤明艳照人,减少了34.6%的瘦削程度。幸村上前与手冢用力地握了握手。“谢谢你组织了这些比赛,幸村。”手冢一如既往,坦率而礼貌地说道。乾还没有发现在场众人展现出任何冷漠或恼怒的表情。手冢的确强大而令人生敬。


“我的荣幸,谢谢你接受了我们的邀请,立海非常期待接下来的练习赛。请你们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轻松自如。”幸村说着,露出一个如若天使般的微笑那微笑使得他们所有人都强行忍下一股想要发颤的冲动。那微笑背后只意味着折磨和毁灭。


手冢看起来是唯一一个没被幸村的气场所影响的人。他朝幸村微微点头,将自己的随身物品放在了立海室外网球场边的长椅上。乾仔细打量着青学其余的正选,观察他们走去和其他正在做赛前准备的立海正选交谈。最终是菊丸打破了两队之间的沉默,他走到掏出一个小纸杯蛋糕正准备吃的丸井身边,开始和他聊天。


就在这破冰的瞬间,乾毫不犹豫地走到了正在和真田谈话的柳的身边。“乾。”真田打了个招呼,微微点了点头。“很期待今天能跟你比一场。“


乾报以微笑,“是的,诚如所言。我自己能和‘皇帝’一战的话,会得到很有趣的数据。”

真田点头,稍微碰了碰他的帽檐,然后带着坚定的表情朝着手冢和幸村的方向去了。


“他们会谈到他们曾经的那场单打比赛的几率是97.6%。”柳说,微微一笑,“你是想这么说的吧。”


“实际上,我是想问问你带了那些蔬菜汁了吗?”乾咧嘴一笑。柳对他蹙起了眉,显然是为这一次没猜中他的心思而感到烦闷。乾补充道,“我应该很快就会对大家宣布关于乾汁惩罚的事了。”


“在他们建立良好的外交友谊之后,求你了。”柳说,朝自己脚边的小型冰镇箱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先搞好关系然后得互相竞争,这再有趣不过了。”


“我会的。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就问问越前我们能否去拜访他父亲,而不是等到宣布乾汁惩罚之后?在宣布之前问他的话,他有78.5%的几率会同意我们的请求,但宣布之后这个可能性会降到43.9%。”乾说着,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记下柳生和海堂之间有趣的关系。后两位正面带微笑、交谈甚欢,毫不介意他们将是最先对阵彼此的选手。太有意思了。


“我们现在就去。越前似乎已经激怒赤也了。所以我反正必须得去介入这一事态。对付赤也的话,宁可早也别晚。”柳说,微微挺直了脊梁,和乾一起朝着二人争吵的方向走去。


柳轻拍了一下正在飞快变红、气的冒烟的赤也的肩头,对他抽起了眉,十分具有威慑力地、短暂地睁开了眼睛。


“但是前前前辈辈辈辈辈——”赤也哭诉着,表情垮了下来,拳头还紧握着。

“够了。”乾附和道,以一种冷静的姿态朝越前说道,“把这份力气留到赛场上。”


他在阳光下微微偏了偏头,使得眼镜的反光一闪,更加强调了他的要求。越前把脸扭到另一边,压低了帽檐,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不无恼怒的轻咳。


“事实上,越前君,我们有个问题想请教。”柳说着,手指紧紧扣着切原的肩头,作为一种防止他过激行为的措施,同时也是一种安抚情绪的姿态。“如果我们向你的父亲询问几个关于他年轻时网球生涯的问题,会不会太过打扰你?”


越前抬起头,他带着探究意味的、大大的金色眼眸遇上柳的眼神,“我想你可以。但是笨蛋老爸估计根本不会回答,除非你们跟他打一场比赛。”


乾点头。“我们对此有所准备。”他点着头说,“井上说过同样的话,但我们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年轻时的网球生涯?”切原好奇地问,眯起了眼睛,“对了,你爸爸可是‘武士’,估计够你受的。”


越前以一种估摸的神情歪了歪脑袋,“对。他是个笨蛋而且希望我变得跟他一模一样。这不可能发生,他付我钱都不可能。”


“对吧?有名的老爸令人痛苦。”切原说着,笑了一笑。柳放开了切原的肩膀并且退开了二人身边,因这两人之间的态度变化而不禁被逗乐了似地微笑了。乾遇上了他的眼神,对他微微一笑,然后一起继续观察着他们的队友。


“现在是个打断他们的好时机,你不这么认为吗?”乾对柳悄声低语道,柳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踱步回他的小冰箱旁边,取出乾汁。


“在我们都开始正式比赛之前,我们想增加一些小小的乐趣。”乾宣布着,提高了他的声音。所有人都转身看向了他,乾因为幸村紧紧的盯视而近乎支吾了起来,幸好,柳在这时接过了话头。



“鉴于这些比赛都是纯友谊赛,我们想我们可以为这场竞技增添一点新元素。如果双方队长同意,我们将请比赛的输家尝尝新作‘有趣之人’蔬菜汁。”柳举起粉红色的蔬菜汁,轻轻点了一下头,“绝对天然,对健康大有助益。”


大部分青学的选手闻言迅速地挤成了一堆,立海的正选们则谨慎地打量着青学的反应。“比惩罚茶还糟吗?”菊丸紧张地问。


“糟多了。”乾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注意到柳流露出了微微困惑的神情。乾目前还没有与柳分享大部分关于乾汁的数据,虽然他计划在未来这么做。特别是如果这次冒险能成功的话。菊丸听到乾的话后缩在了大石背后,仁王和丸井开始交换不信任这蔬菜汁的眼神。


手冢点头。“我没有意见。”他说,尽管乾听出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勉强。


幸村和柳看起来似乎在用眼神和皱眉进行某种精神交流。看到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与立海成员建立起了这种亲近的关系,使得乾感到略微烦闷。曾经,这种近乎心灵感应的默契只庇护着他和柳两个人。这是属于他们的东西。当然,他和柳仍然是亲密的朋友,这使得乾在看到幸村和柳的无声交流时,稍稍找回了些许安全感。


最终,幸村略微不快地蹙着眉,点了点头,“行。我允许。”


真田在幸村宣布之时露出了些许痛苦的表情。乾对上了他的眼神,微微点头。乾知道自己很可能会输给真田,因为他曾经输给手冢,而手冢输给了真田。但是他总能找到其他选手垫背的,无论如何。这一次他并不想喝自己做的乾汁。


“让我们开始吧!柳生对海堂君,B号场地。”幸村拍拍手,宣布道。“祝诸君好运。”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