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网球王子这部漫画里莫名其妙值得批评的比赛多了去。但是唯有关东大赛S3,我不能批评,我不会批评。乾赢得大气,柳输得服气。没有余话可供讲。 ​​​
昨晚读了大概第一千遍关东大赛S3,对于柳的个人特质又有了更深的感悟。不夸张地说,柳性格里很大的一个核心就是:奉献和自我牺牲。

他为了乾的自由发展而瞒着乾搬家,为了切原的光明未来而主动弃权,为了增加乾对战三津谷的赢面把自己累到昏厥。他对切原的回护有保全学校大局的成分(和真田在英式庭球里保护切原类似,立海的前辈们对接班人切原的小心照顾非常明显);但柳对于乾的让渡,则完全是出于“对重要的人潜意识里情愿做出牺牲”。


而且,柳做出自我牺牲的决定的时候非常坚决,不会和对方做任何商量。他心思细腻,同若砚石:将手指放在上边轻轻摩挲,只觉柔软,你在感到指尖刺痛时才发现,不知觉间已经被这极细的砚慢慢消磨去了表层皮肤。

“果然,博士是适合单打的呢...”
“难道,当年你什么也没告诉我就默默地搬家了,是因为...”

你从小就知道把更广阔的未来留给值得的人。从竹马到后辈,你总是成全对方潜能,自己则安静退开。你从小就是这么做的。

然而终于有一个人,在你再一次拼了命为他争得一次发挥的机会时,轻轻地接住了力竭倒下的你,

“我会成功给你看的。”

一直以来你们的交流都于沉默中进行,这几句话在你脑海里响起的时候,那人的声音大约平稳又坚定。
是不是长大了呢?



乾柳打到4-4中场休息,乾累得低头大喘,一边轻轻把手放在关于柳的笔记本上。龙崎教练以为他想到的是获胜难望,还在努力思索着其他数据来对付柳;但按照后文,这里的比赛是按照乾的规划进行着的,他并没有在担心对赛况失去控制。那么,他为什么在在短短的time up时间里,沉默地将手放在柳的名字上? ​​​

看,只是四年之后。仅仅过去四年。抽长了身干,宽厚了肩膀,丰实了头脑,遇见了很多新的亲厚的友人。然而我想起你的每一个时刻,将手指轻轻放在你的名字上。
所有眉头紧簇,所有苦想如斯,一切细密辗转心思。
旁观者说道:那看起来仅仅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Time up之后,柳意识到乾在试图复他们儿时那场未尽比赛的盘,握着球睁大了双眼。乾沉默地在对岸喘气。大风吹过,将那本乾写满柳了资料的秘密笔记哗哗地吹开,掀出了很久以前的一页。龙崎看了那页一眼,表情惊讶。她发现乾的确控制着比赛、完全复刻了儿时那场未尽决战的所有比分。

然而我是发现了笔记本的一个细节时,一个没忍住。

乾在记录着诸多数据、记录、分析的笔记本角落,画了一个小小的柳。

按照风吹的方向,如果乾这本关于柳的笔记本和日本一般的笔记本不同,应该是从右往左使用的(写有柳名字的封面朝上时,封脊在右侧,也就是内容的书写顺序应该是左起第一页为卷首)。风吹过了画有头像的这一页往后翻才是乾当时与柳比赛的比分纪录,也就是说,这个乾偷偷画的小头像,是在两人分离之前。

我发现了这小秘密后,心情极度复杂。大约是窥探到了一个最条理机密的人,深藏着的最最柔软的一角。似乎能看到,落霞遍染的天空下,在学着柳的样子、缜密地计算分析了今天柳的数据之后,小小的乾趴在地上,在一堆冷静之至的笔记的一角,画了一个小小的柳。

柳的画像下边的汉字实在太小,且笔记本横线挡住难以辨认,但经过两周的努力还原,我觉得乾在柳的画像下写的大约是:“教授!”

“那个小时候的你,仍然住在你心里吧?”
“成长好像俄罗斯套娃;人越长越大,而小时候的自己依然藏在里面,偶尔探头。”

在此之前没有,在此之后没有,比理智更可怕。
也许乾在此之后,都没有在任何一本笔记本上画过任何小画了。



乾柳在NPOT漫画里的数据云传输,在十年前就已经埋下基础。

“博士你果然适合单打呢。”“啊,难道你瞒着我搬家就是为了..”
“对,哪怕只有一次,我也想战斗到心满意足。”

以上对话都是两人的背景旁白,没有作为台词直接说出来,也就是说这一切交谈都发生在两人脑海里。青学和立海的队友们根本不知道这两位在打球过程中居然还在进行着这样的交流。场上打球这两位已经叛变得如此彻底,完全不在意两校输赢的问题,一心一意要给对方和自己一个亏欠多年的答案。



虽然不知道你们数据型选手的脑波都是什么结构,不过这种谈恋爱的方式好酷啊……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我也想打到尽兴。”



“去吧,尽情地打一场畅快的比赛。”


柳,这么一个冷静沉着(设定原文)的人、这么一个明镜止水(还是设定原文)的人,他每一次说到纵情,说到洒脱,说到内心欲望撑张的尽致淋漓时——永远都与乾有关。



在你对面时,我可以作为自己拼尽全力;在你身边时,我可以放心地倒在你怀里,知道你能将我所有的未竟打到尽兴。有那么一瞬间,我得以高举所有力量和智慧淬作的决心。都是因为你。



在此之后,再未见过柳这么真诚又温柔地、因为享受运动而发自内心的喜悦微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球袋、网球、我们;无论什么,都是成双。
在朝你坚定而来,你要等。
There will be one day. ​​​




S3比赛进行到尾声的Genius213,章节名为:「想い」。

想い。想い。这大概是网球王子里最妙的章回名了。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在你之前没有,在你之后没有。比遗忘更可怕。 ​​​

“你夹带了太多的私情啊。”
真田事实上是可以体谅柳的;但柳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不是后悔自己痛快地放下荣誉,完完全全地遵循自己的心去与乾一战;而是不能原谅自己成全私心之后、结果论上构成的对幸村的背叛。可是你为什么活得这么累。你也曾是别人捧在心尖尖的宝贝。 ​​​

所以,我就想让他终有时日能完全放松下来,在那人的颈窝子里眯一会儿。像一只猫。阳光从落了灰的高高的玻璃窗里滤下来,在他们的头发上打出细碎的虹色的光栅。空气都微暖、寂静、柔软。他的睫毛上停了一粒光斑;灰尘被睫毛颤抖的气流鼓舞,颤颤巍巍地腾旋,如同夏日长草间那些细小的飞虫。 ​​​


幕天席地,暮色把所有白天熟悉的鲜明景物都拢起,仿佛穹宇合上了掌心。在这掌心里躺着两个小朋友。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其中一个转过身来侧卧着,注视着另一个仰望天空的侧脸。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