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宁

格朗泰尔就连看到他皮鞋尖头的反光都觉得疼痛难忍。遑论他把帽子往下按、阴影遮去眼睛的蓝色,那眼眸却仍然尖锐地粼着光。

他看他帽檐下露出的一小从金发,沾了汗而不是灰,显然昨晚安灼拉有片刻空闲站着梳洗了一下——他的心就被拍扁了,碾成薄薄一片,四下溅上酸梅酒样的黑斑。 ​

不久之后的格朗泰尔将看到:炮火的光照打亮了安灼拉胸口的一小片皮肤;格朗泰尔,许是喝醉了的缘故,盯着那皮肤瞧着,觉着那倒和画布有些类似。

适合红色。他想。

评论

热度(94)

  1. 一抔白水解宁 转载了此图片